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齐辛民 秋萍
查看: 1590|回复: 4

二黑搞齐文化研究之十七:三个临淄县令给我们的启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10 22: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因为编书需要资料的缘故,笔者大量翻阅了一些地方史志。在翻阅史志的过程中,有三个临淄县令的事迹读后让人过目难忘,感慨万千。尽管他们是封建时代的官吏,有自己的阶级局限性和时代局限性,但他们爱民的言行足以成为后世楷模,受人世代景仰。特别是在当前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形势下,更具有鲜明的借鉴意义。
第一个令人敬佩的临淄县令叫曹摅(shū),字颜远,谯国谯人,是西晋时期著名的清官、诗人。他在任临淄县令时,做了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世骇俗的奇事。据《晋书·列传六十》记载,有一年大年三十,曹摅到临淄县监狱视察,对囚犯们无法回家与家人团聚过年深表同情,竟下令打开监狱,放囚犯们回家与家人欢度除夕,并约定大年初一早上必须返回。下属们对曹县令的举动大惑不解,纷纷反对,认为放囚犯们回家是放虎归山,他们一定一去不复返。曹摅对下属们说:“这些囚犯虽然犯了罪,但如果你诚实、仁慈的对待他们,想来他们也不会辜负你,我觉得他们明天一定会按时归来。如果出了问题,我负责。”结果第二天清晨,这些获准回家欢度除夕的犯人们,都按时返回了监狱,一个逃跑的都没有。全县的老百姓听说了这件事,都很敬佩曹县令的做法,称他为圣君。
当然,官员私自放囚犯回家从法律上是说不过去的,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不违背法律的基础上,曹县令能照顾到犯人的情感和精神需要,正是以人为本理念的具体体现。如果曹县令不是在过年的特殊时期,不是和犯人约定明天一早返回,而是任何时候都放囚犯,放了不能采取措施令其返回,那就是纵容犯罪、糊涂昏庸的坏官了。在当时的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作为一个封建官吏,能如此体察人之常情,并做出同情囚犯的举动,实在是很不容易的。再说了,连囚犯都能尊重其合理需求,更不用说一般百姓了;对囚犯都讲人情,对他们那么好,更不用说对人民群众了;这件事足以说明曹县令是一个爱民的清官。另外,从曹县令放囚犯,囚犯按时回监这个事件的过程,我们还可以发现,“官爱民,民必爱官”、“以诚动人,人必以诚待己”的道理。一个领导干部,如果能象曹县令那样,在与人民群众的交往和施政过程中,以人为本,以诚动人,把工作做到老百姓心头上,那么他的执政,一定会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一定会得到人民群众的认可和肯定。
第二个令人敬佩的临淄县令是明朝的欧阳铭。欧阳铭,字日新,江西庐陵泰和人。《明史·列传第二十八》和康熙《临淄县志》、民国《临淄县志》都记载了他洪武年间在临淄为官的事迹。史志说他“为治廉静平恕”,“政平讼理”,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官。他重视发展教育、文化事业,“兵火之余,能创建县治学宫”,“暇辄进诸生讲文艺”,还重视农业,常常亲自自己一个人骑着马深入农村调查问询,督促农业生产。尤其令人称道的是,他“执法不阿”,不畏权势,严惩害民扰民者的故事。有一次,大将常遇春的部队经过临淄。他手下的一些士兵到老百姓的酒店里喝酒,不但不给钱,还打伤了店家。欧阳铭按照法律对这些肇事的士兵进行了惩罚,狠狠的鞭打了他们一顿并遣送回军营。这些士兵回营以后,颠倒黑白,恶人先告状,对常遇春说欧阳铭目无尊上,辱骂常将军。常遇春非常生气,就前去找欧阳铭理论。欧阳铭不卑不亢的进行了解释:“士兵,是皇帝陛下的士兵,可老百姓,也是皇帝陛下的老百姓呀。现在老百姓被士兵差点打死,难道士兵不应该按照法律接受鞭刑么?我欧阳铭虽然很愚蠢,但不至于笨到敢骂大将军吧?大将军忠心为国,军纪严明,总不能为了偏爱几个士兵而阻挠我执行国法吧!”一席话有理有节,说得常遇春心悦诚服,最后他严厉斥责了违法乱纪的士兵,并亲自向临淄父老道歉。后来,大将军徐达的部队也路过临淄,士兵们互相告诫,认为欧阳铭是“健吏”,不可冒犯,结果在临淄驻军期间再也没有害民、扰民的事件发生。
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敢与当朝德高望重、声名显赫的大将军顶着干,其勇气、胆识着实令人敬佩。欧阳铭的勇气来自何方?我认为,首先来自于他对于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其次来自于他对国家法律尊严的自觉维护。在欧阳铭看来,一个好官,光表面上喊爱民不行,还要有切切实实的爱民的举动,特别是当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受到不法侵害时,更要挺身而出,勇于站出来为老百姓说话,给老百姓撑腰,主持公道和正义,所以当常遇春的士兵侵犯了老百姓的利益,作为一县之长的他毅然决然的出来为民作主了。在欧阳铭看来,国家的法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无论是谁,违反了法律就要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常遇春虽然是自己的上级,封建官场的规矩虽然是“打狗还得看主人”,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常遇春士兵目无国法,狗仗人势的理由,更不能任其逍遥法外,为所欲为。所以欧阳铭秉公执法,刚正不阿,狠狠的教训了那几个兵痞。欧阳铭的故事启示我们,作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为民除害、依法行政是其爱民的重要方面。见到害民的人或者事不管不问,漠不关心,见到违法乱纪的现象慑于对方权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与其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官官相卫,都不可能赢得人民的拥护和爱戴,都将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而遭人唾弃。
第三个令人敬佩的临淄县令是明朝末年的耿荫楼(“荫”也写作“廕”或者“胤”)。耿荫楼,字旋极,北直灵寿人,天启五年进士,天启年间临淄知县。据《明史》和康熙、民国《临淄县志》记载,他在临淄当政期间,“沉毅有谋略”,踏踏实实为临淄人民做了几件好事。有一年临淄大旱,老百姓眼看着颗粒无收,个个心急如焚,用了种种抗旱的措施不见成效。这个时候耿县令站出来了,他身穿囚犯的衣服,常时间曝晒在烈日底下,在祈雨坛上放声大哭,希望上天惩罚自己而不要折腾百姓,祈求上天能降下甘霖以救苍生。结果心诚则灵,一会儿普降大雨,全县的旱情得到了彻底缓解。还有一年,几个“妖人”利用百姓愚昧迷信的心理,组织邪教,妖言惑众,骗人钱财,把整个临淄搞得乌烟瘴气。耿县令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没有采取一律镇压、造成社会动荡的过激行动,而是“擒贼先擒王”,用计一举将首恶分子抓获,从而稳定了临淄的社会局面,粉碎了邪教分子们的阴谋。尤其值得称颂的是,这位耿县令不但为官清正,务实能干,而且是一位专家型领导,极富创新精神。他是一位著名的农学专家,著有《国脉民天》,书中的 “养种之法”篇提出了粒选方法,是人工选择原理的较早阐述,在明朝的农业科技史上享有盛名。他还针对临淄实际,创造性的提出了一种叫作亲田(或者叫区田)的农业经营方法。指导农民将自己耕种的农田分为五份,五分之四的田亩正常耕种,五分之一的田亩做“亲田”,进行精耕细作,重点管理。遇到丰年可丰产,遇到旱涝灾害可保证粮食稳产,特别是遇到蝗虫灾害,可全家弃五分之四全力保五分之一“亲田”,“易于捕救,亦可免蝗。”而且五年轮亲一遍,这样就可以把自己耕种的田地“皆养成膏腴矣。”这种控制经营规模,在有限的耕地面积上,进行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倾斜投资,以少胜多的方法,大大促进了临淄农业的发展,明末清初的临淄,可以说是物阜民丰,百姓富足。
也许有人对耿县令祈雨的做法嗤之以鼻,甚至感觉滑稽好笑。是呀,今天看来,祈雨是封建迷信,如果有官员天旱也祈雨,那就是愚昧无知、完全反科学的举动,但不要忘了,耿县令祈雨的时代是明朝,是在封建社会科技不发达、老百姓完全靠天吃饭的历史背景下,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在那个时代,祈雨不仅是正常的,还符合人民利益、代表人民意愿。想想吧,一个一县之长,能和广大农民同呼吸共命运,能不惜用自残的方式为民请命,怎么不令人感动?过分的用今天的眼光来衡量、评论自己的祖先,对祖先是不公平的,如果我们用历史的、辩证的眼光冷静的加以分析,我们仍然可以从耿县令的身上看到他解民水火、救民苦难、心系百姓的真挚感情和高贵品质。
耿县令创造的亲田法充满了智慧,即使今天来看也很巧妙,来用也很有生命力。耿县令为什么能创造出亲田法?仅仅是因为他有天赋和创造力?我认为,亲田法的创造有耿县令的先天禀赋和知识经验储备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来自于他后天广泛的参与农业指导实践,更多的来自于他向农民的调查、学习。耿县令为什么能广泛实践,为什么能向农民学习?因为他重视农业,知道在中国封建社会“无粮不稳”、“民以食为天”,农业在社会中的基础地位和核心作用。他为什么能重视农业?还是那句话:爱民。在封建时代里,一个清官因为爱民,所以重农;因为重农,所以务实勤政,能够向农民学习;因为大量实践,向农民学习,而且善于总结经验,将人民群众的智慧加以概括、提炼,所以他才搞出了亲田法,写出了《国脉民天》这部农学佳作。耿县令亲田法的创造过程,告诉我们:一切创造,一切能力的提高,都离不开爱民二字。如果不爱民,老百姓吃上饭吃不上饭与自己无关,他也就不会关注农业,也就不会深入实践,更不可能闭门造车,灵机一动,凭空想象出符合实际、符合人民利益的办法和举措。
综上所述,三个临淄县令给我们的启示是多方面的。曹县令启示我们要以人为本,以诚待民,将心比心;欧阳县令启示我们要依法行政,不畏权势,切实把维护群众利益放在首位;耿县令启示我们勤政出方法,爱民能创新。我觉得,在当前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执政能力建设、保持党员先进性、建设和谐社会的形势下,三个临淄县令的事迹和精神仍具有巨大的教育意义,仍值得我们这些后世子孙古为今用,去粗取精,好好学习,努力借鉴。
 楼主| 发表于 2005-5-10 22: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黑搞齐文化研究之十七:三个临淄县令给我们的启示

嘿嘿
发表于 2005-7-10 16: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黑搞齐文化研究之十七:三个临淄县令给我们的启示

透彻!向你致敬!致力于淄博地域文化的研究。老兄的研究中有没有博山的内容,能发些就太好了。
发表于 2005-7-11 11: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黑搞齐文化研究之十七:三个临淄县令给我们的启示

下面引用由岳阳茶客2005/07/10 04:02pm 发表的内容:
透彻!向你致敬!致力于淄博地域文化的研究。老兄的研究中有没有博山的内容,能发些就太好了。
二黑,临淄人。研究多以齐文化为主。
发表于 2005-7-12 17: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黑搞齐文化研究之十七:三个临淄县令给我们的启示

下面引用由蓝沙2005/07/11 11:13am 发表的内容:
二黑,临淄人。研究多以齐文化为主。
谢蓝沙大姊的介绍!

北京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5215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010-52100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