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齐辛民 秋萍
查看: 29|回复: 0

扶起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 19: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一大早,大哥火急火燎地催我回家一趟。大哥说:“你过来劝劝咱爸,我说话不小心又惹他生气了,这两天赌气不理我,我哄也哄不好,真是没招了。”
  
  唉,最近这几个月,我老在父亲和大哥之间当“法官”了。
  
  大哥说:“咱爸现在可牛了,家里人谁也不敢说他半句,除了你说话他还听,不敢跟你发脾气,我们几个都不行,所以又来搬你这个救兵。”
  
  我在家里排行老小,从小父亲就格外疼爱我,虽然如今他上了岁数,但对我还总是像小时候一样,特别偏爱一些。
  
  回到家,父亲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看见我来了,脸上的喜悦掩饰不住地流露出来。
  
  我问他和大哥闹矛盾的事。父亲脸色一沉,不快地说:“他说我走路和小区里的老李头有一拼,那老李头走起路来,拐来拐去多难看,我这只是有点儿腿脚不利索,又不严重。你说他这是不是故意寒碜我,让我不痛快?!”
  
  我哭笑不得,父亲越老越“玻璃心”了,像小孩儿一样,一句话不中听,就闹脾气。还有大哥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父亲之所以忌讳这些,还得从他的一场疾病说起。去年冬天,70岁的父亲因脑梗住进了医院。虽然后来恢复得不错,可还是落下了一些后遗症,左腿和左手都有些不利索。医生说,如果坚持锻炼和服药,症状会进一步得到缓解。父亲退休前是矿务局文工团的演员,一辈子活跃在舞台上,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最讲究的是形象。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他心理落差太大,变得自卑,不愿意出门见人,脾气也变得急躁起来。
  
  大哥过来解释:“爸,我那不是想跟你幽默一下吗?其实你比李大爷走路好看,你没有那么严重……”父亲头一扭不看他,轻哼一声说:“反正你就是嫌我没用了。”
  
  还好,在我一再劝说下,两人又握手言和。我接下来趁热打铁,劝父亲没事多下楼锻炼,别总是闷在家里。多和人接触接触,心情好,生活充实,就不会瞎琢磨着发脾气,生闲气了。
  
  可是任凭我怎样劝说,他就是听不进去。看着父亲消瘦的脸庞,我难过地想,以前那个开朗乐观的父亲哪里去了?疾病和衰老让他的心理变得脆弱,敏感,抑郁寡欢,我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快乐起来呢?
  
  父亲老了,这个往日我们依靠的大山是该需要子女们好好搀扶起来的时候了。那些天,我和哥姐瞒着父亲悄悄商量了好久。
  
  二
  
  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往年父亲身体健康的时候,总爱和老伙伴们去郊区山里游玩,亲近大自然。这次,我准备带父亲出外走走。
  
  父亲听说我要开车带他去外地游玩,倒也没有反对,说去外边看看也好,在家里闷了一个冬天,也算散散心吧。
  
  我说:“老爸,咱们这次出去玩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我的单位毛巾被单厂现在效益不太好,去年年底发奖金没有发钱,全折合成毛巾和被单给我们了,现在家里积压了好几百条呢。”
  
  父亲豪爽地说:“你别往外卖了,我给你钱,全买了。”
  
  我当然不同意,说这可是个锻炼的好机会,说不定以后厂里还会有类似的事情,我也要趁这个机会摸索点儿零售经验。说到这里,我又像小时候一样撒娇说:“老爸,这次出去磨练还需要你坐镇多指挥啊,说实话,我内心真有些怯场啊。”
  
  父亲笑了,说:“放心吧,闺女,有你老爸在,一切都没有问题。”
  
  出发那天,我的那辆面包车里放了300多套毛巾被单,行囊里也带足了衣服、食物、药品和水。
  
  父亲对这次旅游很重视,打扮得也格外精神。他戴了一顶小红帽,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运动装,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
  
  我们的第一站是去郊区七里沟欣赏油菜花。到达那里的时候,只见到处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油菜花田,空气中流溢着泌人心脾的花香。我和父亲走在金黄的油菜花海里尽情赏花,只觉神清气爽,忘却了一切烦恼。
  
  父亲有好长时间都足不出户,这时就像被禁锢久的小鸟,终于飞上了树梢。他看着这些繁花,脸上绽放出欢喜的笑容,满头白发在花的映衬下好像也被染成了金黄。我拿起相机,给父亲抓拍了许多精彩的瞬间。
  
  赏过花,在路边农家店吃过饭,我们开车向邻市进发。到达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时分,找了家宾馆安顿好后,我领着父亲逛夜市。在热热闹闹的小吃街上,我拉着父亲的手,边走边看,遇见父亲喜欢的美食,两人就坐下来品尝一番。
  
  父亲真是开心极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说:“爸,今天我们出去卖货吧,离这儿不远有个集贸市场,人气很旺,我们去那里试试看。”父亲兴致很高,连声催促:“那我们快去,占个好地方。”
  
  三
  
  我把车子开到集贸市场一角,面包车顿时成了一个流动的售货点。看着面前走过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有点儿怯场,说:“老爸,这么多人,我不好意思吆喝啊。”父亲笑我:“你这傻闺女,闷着头不吱声,人家知道你是干啥的,你等着,看我的。”
  
  父亲不愧是以前登过舞台的老演员,只见他往车前一站,手里拿着毛巾被单大声吆喝起来。那嗓音听上去响亮浑厚,颇有一种舞台上表演的韵味,只听他大声说:“快来瞧,快来买呀,老国营大厂的毛巾被单,今天低价处理,实惠实惠真实惠啊。”
  
  听见父亲这样吆喝,我有点儿想笑,心里又说不出的欣慰,我有好长时间没有听他这样大声说话了。
  
  父亲的叫卖声很快就吸引了三三两两的人过来询价、购买。父亲负责跟买家沟通,我负责收钱,拿货。每当有人来询问,父亲总是回答得非常详细,说话风趣幽默,那曾经有过的病痛好像在这一刻完全烟消云散。
  
  不一会儿,我们的毛巾和被单就卖出去20多条,我夸赞父亲说:“老爸,你这口才真好,今天幸亏你在啊,要是我,说不定一条都卖不出去。”
  
  父亲说:“傻闺女,我还不是为了你才超常发挥嘛。不过我还真没有想到,发挥得这样好。照眼下我这水平,就咱带来的那些货物,还不够我一个人卖的。”
  
  我躲在父亲身后直乐,他终于找回一点儿往日的自信了。
  
  担心时间长了,父亲累着,我让他去车里休息,坐镇指挥。我则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大声吆喝起来。经过一上午的叫卖,收获还真不错,共卖出去100多条。
  
  我们收了摊,回宾馆休息。第二天,养足了精神,我们的面包车又向附近100里外的林谷开去。那里正举办桃花节,据说规模不小,风景非常秀丽。
  
  父亲在车上打开了话匣子,计划着这几天的游玩行程和再次卖货的地点。听着父亲轻松愉快的声音,我明显地感到,这几天,他变得开朗了许多。看来,眼下这个带他出来旅游的方案真是做对了,父亲在人群中又找到了自信和快乐。
  
  一星期后,我们旅行归来。这次行程,不仅欣赏了美景,放松了身心,带去的毛巾被单也销售一空。父亲握着一袋子大大小小的钞票乐得合不拢嘴,我说:“老爸,早知道你这么有销售才能,我当初就再从厂里批发一些好了。”
  
  父亲说:“好,你去批发,我们再去。”我大笑,看来他旅游上瘾了。
  
  只是父亲不知道的是,在这次旅行背后,还有一个我和哥姐商量好的善意的谎言。那些所谓抵奖金的货物其实是我们从厂里批发过来的,因为父亲格外疼爱我,所以知道他会督促自己走到人前去,主动和他人交流,从而找回他因为疾病遗失的自信。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效果竟然是这样好,当父亲重新走到人群,敞开心扉,他不仅找回了失去的自我,也得到了与他人交流的快乐。
  
  父亲从旅行回来后,不再整天闷坐在家里。他开始每天下楼锻炼身体,在小区里和老伙伴们下棋聊天,也不再轻易发脾气,变得温和了许多。
  
  每次回家,我总是问父亲:“老爸,下次咱们去哪儿?”父亲说:“哪儿都行啊。”
  
  我告诉父亲,只要他愿意,每个周末我和哥姐都可以带他出去玩,就像小时候他带我们出去一样。时光流转,爱有轮回,我们会用爱一路扶着父亲,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辽宁白癜风医院湖南白癜风医院湖南白癜风医院

北京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5215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010-52100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