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齐辛民 秋萍
查看: 140|回复: 4

渝江新发春水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7 17: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渝江新发春水时 渝江新发春水时.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6 23: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午困中,唤醒艺思千万绪·


少时,不知悲鸿公画中闲章“困而知之”一语出自《论语·季氏篇》,却将其关键字“困”从“困顿”、“困倦”两个方面予以推测。其实这似乎也都可以说通。而吾今是真体会了一把“困(睏)而知之”意味矣!
“墅院蛰居”状态下,因必得有效利用时间,吾辈画事,皆抽午间1-2点左右进行。而以自家多年来夜间睡眠不够、亦须此时“找补”一下的习惯,每到这钟点,那可真称是时常瞌睡如山倒。但别无它法,也只好凭着一股内力,强行控制自己,反像是一时注射了兴奋剂样的,转而变得激情飞扬、画意如潮涌。或即使仍是有些晕晕然的,也都使之转化成某种“醉拳”、“醉书”、“醉吟”般的意兴,不辨南北地沉溺于此翰墨丹青艺间,尽情地挥洒点厾上一番。兹示之画也,为己词《遍地锦》意。因这词本身属自家与评者俱看好之作,故尔作画亦甚怕反被“拖累”了。但偏偏那日睡意特浓,遂再三暗示自己铆足精神为之,幸而天不负我愿,一时自感气冲斗牛,难以遏制,于是尽情尽意,率性而作,略无障碍,即完整写出此画墨稿。又,因时间有限,且是自身终也须得抽挤上一点时间午休(小娃午睡清静时间在两小时以上),所以余下工作,便又安排在次日。当然,次日之事,约略同于这,不赘述了。总而言之罢,通过此事,颇有体会:人这潜力,有时的确是可以厉行发掘,令其超常发挥的。倘凡事皆强调条件“到位”,则吾人凡俗之身,一生一世,哪得那么合心象意呦,这所钟爱的艺文创作,定然是要大打折扣了。随感以记,兼为自勉。
附上此画墨稿及完成稿两图,并原词与作画手记(这作画手记却是可以利用一些散碎时间在手机内陆续写出的)——


遍地锦·昔乡县寄身春日有感(得于本世纪10年代中期)


赭石山头暗凝绿,绕长滩、晚波幽曲。彩霞飞、结作芙蓉,映照出、江城若玉。
碧桃风、漫拂村原,至何方、另成葱郁。独醉时、凭啸清轩,更一任、遐思远瞩。


其仍以当日存身之野县山形地貌为母本,却给予高度幻化。因本词尝于网络诗坛中得到业内人士极高评价,而自身亦颇尚其所蕴形、色感觉,故尔作画之时,也高度重视之,生怕反将其内美给埋汰了。幸而拟其墨稿,即神思飞扬,笔意甚是连贯,粗豪刚健之间,兼见绵柔圆转之概。及至赋其色墨,则于“透明”、亦即不碍先期笔势之前提下,着重示其浓郁幽明甚至鲜亮之感。乃将夕照中山区河滩小城那种独具特色之景致,颇为传神地表现出来。全幅通体感觉莹然剔透,充满灵性,并洋溢着难以抑制的生命激情及所谓“诗情画意”,虽非直接拘于原词之境,却甚是贴切地契合其内在精魄。当为己箧中偶尔一得之爱作也。尤其不唯画工未负这文辞之意,连其题款之书,亦觉写的才情神彩兼具,得来静静把玩之,是真觉称于此心者矣。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2 19: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d4b4f603918fa0ecc1e8c850319759ee3d6ddb21.jpg abf10b7b02087bf4b7c3fbb4e5d3572c11dfcf22.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9 19: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新一轮“墅院蛰居”之最末一段,仲秋小假后至昨的七、八个“工作日”内,每天仍抽挤上一些午睡时间,又得来这“己词意画”四帧。其皆为丁酉因雨而得之长短句也,可巧今岁亦复多雨,故尔作起画来,情味甚觉吻合。画成,顾之果然可称尽以情味取胜。由此也尝联想:这人之心性,务实与耽及静思默想,自是因势使然,或难以细加剖分;则其基本倾向,却似有“务实者喜晴明、溺思者好绵雨”之别焉。吾辈偏爱及雨,一生一世,多曾表现于文辞与画作内,敢莫真是本性所致耶?
兹将四画并作画手记同贴于网络——
1、《伊州令·初夏寒雨》。词曰:“杨花湿透风中落,庭院添萧索。夜雨潜来心有知,只暗叹、芳春过却。 人间交好难约,轻掩书香阁。凄凉独自弄丹硃,得佳构、情怀可托。”。虽取自对这雨夜的切身感受,却非以实境对待,而全然假想之。写老旧墙院一角,小径及“跳蹬石”,沿绕此溪畔之居。但觉弥天夜雨,涔湿亦复浩渺,寂寂笼罩于斯。雨光迷茫间,远山迤逦,一水毕显于中景,斜挂若泉瀑而类涧滩,至近前萦墙以过,则侧畔杂树依稀,悉在飘摇风雨间瑟缩垂首。甚是注目者,傍院墙处,一株高大杨柳,枝条随风向并雨丝,缭乱纷披,颤动不已,且是犹隐见花絮飞落,分明点出词旨。更仔细看来,楼屋灯窗内,一子身影亦然可辨,绰约间,甚至还像正持笔临案,沉溺于翰墨丹青之事也。整幅画面平实自然,手法亦相对传统,其明晰具象之意境,似乎倒也很是耐人寻味。又:日前有艺论者谓今之“全国美展”,道是不唯悖离写意手法,尤其不敢信笔题款。吾今不妨再补充一二:似更不敢恣肆作长题、况己之诗词文赋者乎?则此不能不涉及画者个人之“底气”也。呵呵。
2、《雨中逢惊蛰》上阕:“漫天银竹丝,挟津凉、乱布迷离。红桃紫李,轻将新萼低垂。小园墙壁下,冷湿间、惊退醒虫儿。或亦相言:容吾再睡毋欺。”仍如前画之老式院宇静处雨境中。不同者,屋院依傍山崖,其后麓岭高耸,悬瀑长挂石壁,并沿涧而下,以汇入溪河。滩头泊一篷舟,似待客而不得,乃寂寞横陈于此铺天盖地之风雨间。斯雨也,虽依节令才恰当惊蛰,却有似夏秋之雨,淋漓尽致其绵绵情调。且是但见弥山遍野,亮亮沙沙,垂丝细长,随风斜带摇摆,是真若古称之所谓“银竹”者矣。又,细看那院墙角落,粉壁斑驳、红砖稍露之地,是否果有虫儿醒而复睡,吾不知也。则词之下阕方才正面描写的那位重披羽绒祆儿的士子,此时已然临窗俯案,或确是在那儿对雨填词罢?画作一如词作本身,绵密细致却又不失其率性旷达,静心品玩,内中所示春山骤雨之涵浑境界,暗含荒落淸美之意趣,亦殊称可居可游者。
3、《寒春滞雨》。词曰:“一叶落,风萧索。只因久雨蔽阡陌。 闭门出户稀,焉知花飞掠?花飞掠,恨煞林间雀。”。此词虽简短,却以趣胜,当日方吟出,曾得某故旧之交大加赞许。其为画也,自应是以春之荒寒及雨之滞潴为关键。乃取郊乡倒新不旧小楼一幢,此蓝玻塑篷房儿样式,忆昔跨世纪时尝大行其道,只今则已仅于“城乡结合部”之类所在或然得见了。故尔特使之“介入”这多少含带感怀意象的画面。此外,与之对应处,柳林寒雀聚集,遍地细流微泛幽光,而漫天劲峭之风卷拂,花瓣飞掠,柳丝飘起; 则那所示风迹之挥扫笔痕也,不唯标明动势,且是如枝似爪,更与远方所谓“阡陌”之形态隐约关联。堪称于似是而非之平淡事境中觅求其深长意兴者。另,亦可见那蓝玻窗内,一子凭栏观景,情态似闲适亦似无奈,也算为这“物境”中,添加进了一点吾人的心境。
4、《玉簟凉》上阕:“云蔽山冈,忽朔意陡回,再播幽凉。迷离烟雨内, 觉地暗天黄。堪怜花树一片,尽瑟缩、洒絮遗芳。庭院外,已汇成溪水,弥漫池塘。”。写庄院一带,溪冈尽为暝暗夏雨笼罩。大块浓迷云雾,随风驱动涌腾甚而至于膨化在川原之上;洇湿之雨,分明已然饱和于泥壤,因之漫溢地表,汇流积池,进而倾泻斜滩以作溪河焉。墙院内外如词所示,花树一片,尽皆在地暗天黄之风雨间瑟缩。其紫蓝花色,亦赋予画面别样情味。至若本只在词之下阕内方出现的物事及点景之人,那离身风窗书案、兀自撑着伞儿踽踽独行雨原、却朝着微具象征之意的晴远处(镶着虹霓色边之云似颇为别致)走去的士子,都凭借这画中可视形态令观者感知,从而或自然生发某种联想。整体画幅饱满且是相对实在,明晰之感,尤其毋庸置疑。

1.jpg (275.13 KB, 下载次数: 0)


2.jpg (285.18 KB, 下载次数: 0)


3.jpg (278.16 KB, 下载次数: 0)


4.jpg (280.75 KB, 下载次数: 0)





巴蜀山居.jpg
达某名下第一幅“来历不明”的画作出现了…….PNG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等


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jpg
月华林居.jpg
渝水秋清.jpg
雨雾山城.jpg
雨霁秋山夕照明.jpg

北京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5215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010-52100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