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齐辛民 秋萍
查看: 686|回复: 17

渝江新发春水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7 17: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渝江新发春水时 渝江新发春水时.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6 23: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午困中,唤醒艺思千万绪·


少时,不知悲鸿公画中闲章“困而知之”一语出自《论语·季氏篇》,却将其关键字“困”从“困顿”、“困倦”两个方面予以推测。其实这似乎也都可以说通。而吾今是真体会了一把“困(睏)而知之”意味矣!
“墅院蛰居”状态下,因必得有效利用时间,吾辈画事,皆抽午间1-2点左右进行。而以自家多年来夜间睡眠不够、亦须此时“找补”一下的习惯,每到这钟点,那可真称是时常瞌睡如山倒。但别无它法,也只好凭着一股内力,强行控制自己,反像是一时注射了兴奋剂样的,转而变得激情飞扬、画意如潮涌。或即使仍是有些晕晕然的,也都使之转化成某种“醉拳”、“醉书”、“醉吟”般的意兴,不辨南北地沉溺于此翰墨丹青艺间,尽情地挥洒点厾上一番。兹示之画也,为己词《遍地锦》意。因这词本身属自家与评者俱看好之作,故尔作画亦甚怕反被“拖累”了。但偏偏那日睡意特浓,遂再三暗示自己铆足精神为之,幸而天不负我愿,一时自感气冲斗牛,难以遏制,于是尽情尽意,率性而作,略无障碍,即完整写出此画墨稿。又,因时间有限,且是自身终也须得抽挤上一点时间午休(小娃午睡清静时间在两小时以上),所以余下工作,便又安排在次日。当然,次日之事,约略同于这,不赘述了。总而言之罢,通过此事,颇有体会:人这潜力,有时的确是可以厉行发掘,令其超常发挥的。倘凡事皆强调条件“到位”,则吾人凡俗之身,一生一世,哪得那么合心象意呦,这所钟爱的艺文创作,定然是要大打折扣了。随感以记,兼为自勉。
附上此画墨稿及完成稿两图,并原词与作画手记(这作画手记却是可以利用一些散碎时间在手机内陆续写出的)——


遍地锦·昔乡县寄身春日有感(得于本世纪10年代中期)


赭石山头暗凝绿,绕长滩、晚波幽曲。彩霞飞、结作芙蓉,映照出、江城若玉。
碧桃风、漫拂村原,至何方、另成葱郁。独醉时、凭啸清轩,更一任、遐思远瞩。


其仍以当日存身之野县山形地貌为母本,却给予高度幻化。因本词尝于网络诗坛中得到业内人士极高评价,而自身亦颇尚其所蕴形、色感觉,故尔作画之时,也高度重视之,生怕反将其内美给埋汰了。幸而拟其墨稿,即神思飞扬,笔意甚是连贯,粗豪刚健之间,兼见绵柔圆转之概。及至赋其色墨,则于“透明”、亦即不碍先期笔势之前提下,着重示其浓郁幽明甚至鲜亮之感。乃将夕照中山区河滩小城那种独具特色之景致,颇为传神地表现出来。全幅通体感觉莹然剔透,充满灵性,并洋溢着难以抑制的生命激情及所谓“诗情画意”,虽非直接拘于原词之境,却甚是贴切地契合其内在精魄。当为己箧中偶尔一得之爱作也。尤其不唯画工未负这文辞之意,连其题款之书,亦觉写的才情神彩兼具,得来静静把玩之,是真觉称于此心者矣。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2 19: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d4b4f603918fa0ecc1e8c850319759ee3d6ddb21.jpg abf10b7b02087bf4b7c3fbb4e5d3572c11dfcf22.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9 19: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新一轮“墅院蛰居”之最末一段,仲秋小假后至昨的七、八个“工作日”内,每天仍抽挤上一些午睡时间,又得来这“己词意画”四帧。其皆为丁酉因雨而得之长短句也,可巧今岁亦复多雨,故尔作起画来,情味甚觉吻合。画成,顾之果然可称尽以情味取胜。由此也尝联想:这人之心性,务实与耽及静思默想,自是因势使然,或难以细加剖分;则其基本倾向,却似有“务实者喜晴明、溺思者好绵雨”之别焉。吾辈偏爱及雨,一生一世,多曾表现于文辞与画作内,敢莫真是本性所致耶?
兹将四画并作画手记同贴于网络——
1、《伊州令·初夏寒雨》。词曰:“杨花湿透风中落,庭院添萧索。夜雨潜来心有知,只暗叹、芳春过却。 人间交好难约,轻掩书香阁。凄凉独自弄丹硃,得佳构、情怀可托。”。虽取自对这雨夜的切身感受,却非以实境对待,而全然假想之。写老旧墙院一角,小径及“跳蹬石”,沿绕此溪畔之居。但觉弥天夜雨,涔湿亦复浩渺,寂寂笼罩于斯。雨光迷茫间,远山迤逦,一水毕显于中景,斜挂若泉瀑而类涧滩,至近前萦墙以过,则侧畔杂树依稀,悉在飘摇风雨间瑟缩垂首。甚是注目者,傍院墙处,一株高大杨柳,枝条随风向并雨丝,缭乱纷披,颤动不已,且是犹隐见花絮飞落,分明点出词旨。更仔细看来,楼屋灯窗内,一子身影亦然可辨,绰约间,甚至还像正持笔临案,沉溺于翰墨丹青之事也。整幅画面平实自然,手法亦相对传统,其明晰具象之意境,似乎倒也很是耐人寻味。又:日前有艺论者谓今之“全国美展”,道是不唯悖离写意手法,尤其不敢信笔题款。吾今不妨再补充一二:似更不敢恣肆作长题、况己之诗词文赋者乎?则此不能不涉及画者个人之“底气”也。呵呵。
2、《雨中逢惊蛰》上阕:“漫天银竹丝,挟津凉、乱布迷离。红桃紫李,轻将新萼低垂。小园墙壁下,冷湿间、惊退醒虫儿。或亦相言:容吾再睡毋欺。”仍如前画之老式院宇静处雨境中。不同者,屋院依傍山崖,其后麓岭高耸,悬瀑长挂石壁,并沿涧而下,以汇入溪河。滩头泊一篷舟,似待客而不得,乃寂寞横陈于此铺天盖地之风雨间。斯雨也,虽依节令才恰当惊蛰,却有似夏秋之雨,淋漓尽致其绵绵情调。且是但见弥山遍野,亮亮沙沙,垂丝细长,随风斜带摇摆,是真若古称之所谓“银竹”者矣。又,细看那院墙角落,粉壁斑驳、红砖稍露之地,是否果有虫儿醒而复睡,吾不知也。则词之下阕方才正面描写的那位重披羽绒祆儿的士子,此时已然临窗俯案,或确是在那儿对雨填词罢?画作一如词作本身,绵密细致却又不失其率性旷达,静心品玩,内中所示春山骤雨之涵浑境界,暗含荒落淸美之意趣,亦殊称可居可游者。
3、《寒春滞雨》。词曰:“一叶落,风萧索。只因久雨蔽阡陌。 闭门出户稀,焉知花飞掠?花飞掠,恨煞林间雀。”。此词虽简短,却以趣胜,当日方吟出,曾得某故旧之交大加赞许。其为画也,自应是以春之荒寒及雨之滞潴为关键。乃取郊乡倒新不旧小楼一幢,此蓝玻塑篷房儿样式,忆昔跨世纪时尝大行其道,只今则已仅于“城乡结合部”之类所在或然得见了。故尔特使之“介入”这多少含带感怀意象的画面。此外,与之对应处,柳林寒雀聚集,遍地细流微泛幽光,而漫天劲峭之风卷拂,花瓣飞掠,柳丝飘起; 则那所示风迹之挥扫笔痕也,不唯标明动势,且是如枝似爪,更与远方所谓“阡陌”之形态隐约关联。堪称于似是而非之平淡事境中觅求其深长意兴者。另,亦可见那蓝玻窗内,一子凭栏观景,情态似闲适亦似无奈,也算为这“物境”中,添加进了一点吾人的心境。
4、《玉簟凉》上阕:“云蔽山冈,忽朔意陡回,再播幽凉。迷离烟雨内, 觉地暗天黄。堪怜花树一片,尽瑟缩、洒絮遗芳。庭院外,已汇成溪水,弥漫池塘。”。写庄院一带,溪冈尽为暝暗夏雨笼罩。大块浓迷云雾,随风驱动涌腾甚而至于膨化在川原之上;洇湿之雨,分明已然饱和于泥壤,因之漫溢地表,汇流积池,进而倾泻斜滩以作溪河焉。墙院内外如词所示,花树一片,尽皆在地暗天黄之风雨间瑟缩。其紫蓝花色,亦赋予画面别样情味。至若本只在词之下阕内方出现的物事及点景之人,那离身风窗书案、兀自撑着伞儿踽踽独行雨原、却朝着微具象征之意的晴远处(镶着虹霓色边之云似颇为别致)走去的士子,都凭借这画中可视形态令观者感知,从而或自然生发某种联想。整体画幅饱满且是相对实在,明晰之感,尤其毋庸置疑。

1.jpg (275.13 KB, 下载次数: 0)


2.jpg (285.18 KB, 下载次数: 0)


3.jpg (278.16 KB, 下载次数: 0)


4.jpg (280.75 KB, 下载次数: 0)





巴蜀山居.jpg
达某名下第一幅“来历不明”的画作出现了…….PN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23: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等


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jpg
月华林居.jpg
渝水秋清.jpg
雨雾山城.jpg
雨霁秋山夕照明.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 19: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

月下花垣河.jpg 云影.jpg 月华林居.jpg 云篆风清.jpg 云乡春渺 吾魄以归.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3 19: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着意寻春懒便回》等——

着意寻春懒便回.jpg 只为昨日一夜雨.jpg 竹雨松风播夕凉.jpg 值此幽山叶落时.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9 23: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行归来,庶务之余,勉力作画。得四帧新作,并两幅诗词手书稿。此连同作画手记,同时贴入网络——


趁此庚子初冬重游剑门、广元旧地机会,亦将吾久设之作画计划“旧境重现”正式提上日程。想来也是:所谓“旧境”,既是画中出现过却不满意而重作,或亦是当时有感却疏漏过,抑或又是这重游故地新得感受而另欲为之者也。昨归,今仍依本月之画作序,趁热打铁,将此一批新作嵌入。日后类似情况,悉循此例。
嘉陵遥傍剑门关.jpg
5、《嘉陵遥傍剑门关》。写夕阳下浩大江原山野一片,江流自远而近回折斜下,绵延山岭中巨崖雄峙。斯固为对彼地整体之感受也,然画面有限,乃自当以“缩地法”为之,又顾及最基本之比例关系,遂特意于近前点缀些许小小房屋,予以“透视想象”,更反衬远方崖岭之格外伟岸巍峨。这纯粹写景山水之作,定是不宜强行“注入故事”甚的了,唯以氛围与气象以作支撑罢。但茫茫天际线上,那作为险峻峰岭背景之赤色云霞,连同其倒影沉江,令清清江水亦微似含混血污,这般触目意象,想来已经可供观画之人对此地古往今来历史之联想。为与斯境相匹,画作笔势豪纵,大刀阔斧,劈、戳、扫、刷,略不经意间,竟觉林林总总,细节无穷无尽。
蜀山冬夜 剑阁崔嵬.jpg
6、《蜀山冬夜 剑阁崔嵬》。写那日于暝昏时分车发广元夜至剑阁之真切感受。一派深沉迷茫间,忽见有座山中小城,街市晶亮,而周遭大岭森黑。时值初冬,虽白昼甚是喧暖,然此际天已清寒阒寂;骤逢斯境,心内颇觉奇特乃至惊异,似不难想见。又隐觉有河流暗绕城边,莫可知详之微弱声息,若有若无地潜藏在光影依稀处。漫天不见半颗星宿,唯近前明亮楼屋与街镇背后浓重山影,以及那山顶锯齿样的峰崖轮廓,有如剪影般地拼贴于天际。这情味,实在给此心留下极其鲜明与深刻之印象。此画便以率性与抟转之手笔,看似漫不经意地挥写出这般境界,其尤觉“吝啬”的细节展示,恰为不愿过于“坐实”于彼,以利观画诸君,相对自由发挥一己想象。
远年残梦渺无迹 今见剑关迷雾中.jpg
7、《远年残梦渺无迹 今见剑关迷雾中·庚子纪游也》。剑门雄关境内,险峰峻岭夹道,其外随溪壑次第以降,“万夫莫开”之势,凡知晓此处地形者,皆自可想见。而画中浓雾弥漫,气象阴郁,更配之以插立着的刀枪旌旗,乃一发显得肃杀悲壮。斯情斯景,颇不同于二十余年前吾辈实游所见,然则竟恰恰与吾《浮生十梦》之九《剑门落英》结尾之处场景描述甚是相近。是以吾人此行见之,尤其归来画之,腕下横挥直扫,所布浓厚亦复苍润之水墨间,梦里知觉陡现其形神,故尔这心中慨叹,也只自知而已。至若他人对此又是作何感受,却非干吾事矣。
远岁剑关存鸟道 而今一索至山巅.jpg
8、《远岁剑关存鸟道 而今一索至山巅》。画取现今新成之剑门关索道一段景致,由实地仰视得来,其巨崖雄沉伟壮之势毕显,致有逼人眼目而震慑心魄之概。静思,这旅游地打造景点,固然亦有悖于所谓“原滋原味”处,但客观以言,却也真个是为吾人提供了全新的视角看点,此则是当年沿旧道爬山时万万不得以见的。画作笔意豪放,虽据以实感,注重山形与石质之真切,然同时又不失大写翰墨之粗率特征。画毕示之以同游之荆妻,彼观之喜赞曰:完全就正是这个味儿。——而这分明决非游山当时所可能完整得到的“摄影角度”;由此可见,何为富含“主观能动性”之画作、何为画者个体之心理感受及表达手段矣。


南歌子(附诗).jpg 柘枝引·回波乐.jpg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3 23: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五帧——

北岸春声.jpg 巴山乡学远年忆.jpg 巴山曙色秋来澹.jpg “男根山”.jpg 车越雪峰方入藏.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 23: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春山雨霁.jpg 初夏清滩.jpg 春雨蒲江.jpg 春雨微霁御临河.jpg 沉静湖山.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19: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创设搜狐号“江南蜕心堂”随记
昔日国内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所附声势浩大之论坛既皆消失,吾人多年来发布于其间之各类艺文帖子,亦完成“历史使命”而随之烟消云散。时下,虽新浪犹存博客、微博,然凡非社会热点,终觉气息奄奄;似网易、搜狐,昔日博客,更属不了了之。今,忽知这“搜狐号”却又出现,费力申请得来(以“江南蜕心堂”名之),且是彼方要求编辑帖子亦较正规,但总是又有了条自行发布信息的路子,换言之,相当于自己手中又多掌握了个“自媒体”罢。于是这厢当然也不愿放过这机会。陆陆续续上了些艺论、诗词及杂类文字帖,也在考虑下一步作何规划,不消说了。同时,却趁此机会,将自家电脑内慢慢编成的一些图集,也都一步步发了上去。所发主要皆是近年来“走四方、画四方”所得,连同少数在职时即已画成的纪游组画,共计约逾千幅,分成了几十个专集,自感还是颇具规模的。兹将其目录并观看地址公布如下。另还有不少这本人的中国画集子,当然也包括西画及杂类图集,则犹在斟酌是否发布或怎样发布。
现有图集目录——
………………
[川北纪行·1998]
[旧稿·边城风清]
[江南达者笔下的黔山风情]
[武当山及百里峡纪行]
[江南达者笔下的云南]
[江南达者笔下的川藏风情]
[江南达者笔下的泰国]
[江南达者笔下的湘鄂风情]
[达人随写江南山]
[山乡忆旧]
[江野老县·昔日存身处]
[巴山觅旧踪·2013]
[江南达者笔下的西藏]
[江南达者笔下的晋陕风情]
[江南达者笔下的台湾]
[江南达者笔下的泸沽湖景色]
[江南达者笔下的雅西高速路景致]
[江南达者笔下的黄山]
[江南达者笔下的太湖风景]
[江南达者笔下的普陀山、东海航路与上海滩]
[江南达者笔下的镇江与扬州]
[江南达者笔下的姑苏风物]
[江南达者笔下的杭州与绍兴名胜]
[江南达者笔下的徽浙风物]
[江南达者笔下的金陵古城]
[江南达者笔下的南洋风情]
[江南达者笔下的川东鄂西景致及神女峰、溪(上)]
[江南达者笔下的川东鄂西景致及神女峰、溪(下)]
[江南达者笔下的九江、鄱阳湖]
[江南达者笔下的庐山]
[江南达者笔下的賨人谷景致]
[江南达者笔下的丁山湖及东溪古镇]
[江南达者笔下的海南景物]
[江南达者笔下的青陇风物(上)]
[江南达者笔下的青陇风物(下)]
[江南达者笔下的四面山]
[江南达者笔下的北碚澄江古镇]
[江南达者笔下的鲁、韩风光(上)]
[江南达者笔下的鲁、韩风光(下)]
[江南达者笔下的重庆城市山水]
[小游得画集锦]
[川渝就近风景小辑]
[江南达者笔下的川渝之地零星画题]
[江南达者笔下的渝南麓野、万盛鱼子岗、大足龙水湖、遂宁涪江]
[江南达者笔下的滇西风光(上)]
[江南达者笔下的滇西风光(下)]
[江南达者自作己诗(词)意画 -1]
观看地址——
https://mp.sohu.com/mpfe/v3/main/first/page
………………………………
(以下是否发布待定)
[毕生累千……]
[簸选三百图]
[自选集]
[精选百图]
[分类画集]
[分期画集]
[任意喜好……]
[江南达者重写旧境]
[蜕心堂诗词手稿选]
[童山雷油画选]
[童山雷水彩、水粉画选]
[童山雷素描选]
[童山雷雕塑选]
[童山雷杂艺选]
[童山雷电脑图片创作选]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0 18: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川陕毗邻地 一峡朝天.jpg 滩峡参差 山崖耸峙 阴霾渐散处 嘉陵水自略阳来.jpg 广元朝天明月峡.jpg 绝壁断崖间 隐存凿痕 不识其当为纤径抑或鸟道 唯今临岸亭廊 悉与古栈交通 乃待骚人沐.jpg 明月峡.jpg 朝天峡.jpg




12月份以来新得画儿四帧。皆“旧境重现”(昔日曾游并亦以实感表达)之作也。同为广元朝天明月峡题材,既经历时二十余载重写,吾拙手所出翰墨之迹,无论“简式”、“繁式”,风味乃又岂复同于当时,信意为之,皆符深心理趣。尤其画中题款,文辞渐觉得韵而书法亦渐出锋。是真谓吾人渐老,其画,其文,其书,俱也一齐渐老之耶?
兹同将当日得自此峡的两画贴上,以明这又历二十余载后,己艺之进展。今感两帧旧作(俱为吾画之“简式”),题为《明月峡》者尚可;题为《朝天峡》者,则明显因功力不支,便对处理这般题材有些“乱弹琴”了。冷静回顾,此生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固然时有堪称己心之作;而即使今者,亦未免时有废作出现。只那“首肯”与“心鄙”者之为数比例,实在差不多已是翻转过来的了……其重要依据便是:现存之旧作,原本就是当时销毁大量画稿之后保留下来的。——那时家中喂养的“猫老雪”、“猫小雪”、“猫奶雪”们,还不兴用“猫砂”与“猫尿垫”,而必须又得要有用于处理猫屎猫尿的东东,那可全都是“撕用”的同为达某心血凝结的爱物啊!

此仍将四幅新作的“适时手记”,一并附之于后——

1、《川陕毗邻地 一峡朝天》,写广元北郊朝天镇实境:迤逦嘉陵自远方峡谷款款而来,江滩清旷之地,此川北小镇本身,虽是已如今世常见情形,人间建筑及设施尽呈新貌,而其自然景观,仍秉天设地造之原状,十分秀美。兹画即取山川江流大势,以自信、肯定之笔调,了无障碍,一气挥洒出看去错综复杂之景致,且是起伏伸缩间,毕显其单纯明净感觉。回顾半世纪有余之翰墨生涯,自从三十多年前见识石壶公画法以来,此心便对其于吾国山水“删繁就简”有如西方马蒂斯于其传统油画蜕变改造之功,久存赞叹与向往之情,且一直不懈地在己画作中“简式”这类别(相对“繁式”类别而言)处理时,认真加以承袭并努力体现自我表达特性。此画也,堪慰其心志。

2、《滩峡参差 山崖耸峙 阴霾渐散处 嘉陵水自略阳来》。川陕之界,万山夹江,且是峡滩相接,绵绵无尽。吾人当日立此朝天镇郊滩外,目光溯沿其江流之上下游方向睃视。江水回折终向南去之处,固为本地大名鼎鼎之明月峡矣。而北面其由来之处,虽则云霾微开,天光清朗,然其浑茫深里,焉辨兹水所经,又是何种具体地形地貌。幸喜尚有些许地理常识,还知由此再北溯嘉陵江之上源方向,入陕犹有汉中市属下的略阳县城,其地江峡更见险丽,并久有前辈山水画者吴镜汀先生据此得来画作,因而心生向往。以故,吾今斯作也,信意点厾其势犹得山川风神,乃欣然于题款中点明这江流“传承”关系,搁笔静品楮幅之间色墨意象,兼忆及实游斯境所感旷阔幽杳清润气息,甚觉别是一般趣味。

3、《广元朝天明月峡》。以这峡口实境为题,抒写冬日阴郁高天下沉厚而略带苍凉之气氛。入目但见崖岸高耸,跌宕连绵,形态殊觉变化多端,而其势亦属内敛。近前多有今世“旅游景点”打造之物,幸犹与天然情貌浑然一体,相得益彰,毕显斯地文化历史特性。峡壑间,则彼清清嘉陵静静流淌,配之以江岸临水处渐向远方隐约可见之吊脚古栈道,愈示其地风味。画作手法亦与其不事张扬之景物本身相吻,踏实,厚重,有条不紊中,个人一以贯之的那种粗率而远雕琢的拙笔残墨痕迹,已自在焉。另,兹画,亦即上文所谓吾作中“繁式”者也,岂又屑于精勾细描,不过反复皴擦点染,以求苍劲与滋润感相对完整并存一幅而已。

4、《绝壁断崖间 隐存凿痕 不识其当为纤径抑或鸟道 唯今临岸亭廊 悉与古栈交通 乃待骚人沐风长啸 以望明月》。超长画题,既已将画中内容点明,何消赘述。只此明月峡本身,山石构形奇特,褶痕复杂,向有地质博物馆活标本之称,兼之更与所谓“纤径鸟道”相混,遂愈觉细节变幻莫测。吾此即根据这自然连同人文特征,将画面处理为草木萧瑟之清寂冬夜,文人墨客凭颓廊而望朗月,以是亦将这峡名托出。画作粗细相间,纵然表达较为具体,则通体仍藉以随心所欲之写笔;尤其那清波漾影、绝澹极泠之情味,辅以题咏之辞,甚堪品玩。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5 01: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五帧——


此身已在画廊中.jpg 堤外溪滩归隐约.jpg 当地名称四季青.jpg 堤外天春.jpg 大圆洞.jpg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2 18: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1、南麓清夏(旧作).jpg 2、南麓清夏(新改·).jpg 3、南麓清夏(新改·原照).jpg

·敢将新笔融旧痕·(添改旧作随记)

此《南麓清夏》,吾2008年所作也。反观电子档,每觉构图“入目大形”存其缺憾,终认定乃遥山少欠一重相对高耸者。遂不可耐,一时兴起,欲翻箱倒柜找出原件添改之。印象中,其也只三尺整纸之作了;反复翻找不得,后却于四尺整纸之作中寻出,原来真个倒有八平尺大小。画事本不复杂,点染数笔则罢。唯这懂绘事者皆识:已旧之画,新添色墨上去,搞不好,会显“火气”,不“相生”的。于是特以宿渍花青调和淡墨而为,且别的偶及赭黄之处,亦以类似方法为之。幸感觉甚是融洽。后,反思当时何以画面有此明显不妥。则发现:盖因彼时恰值作画环境不定(似为在谋食单位所力争得来之“工作室”正因故东迁西徙勉强得保?)是以难能在作画过程中远观画面大效果所致。而今家中画案作此篇幅之画原本无碍,却因有了阿猫花胖,也就有了别的不便,因此久已只作三平尺之画,倒将画案划出好大一块,让它长伏那厢伴咱。闲话休絮。所以这临时改画之事,只好就在卧室飘窗之上进行。也懒得另起炉灶去做那整体配套的“假裱托”工作了,只就将方干之画(寒湿天气,还多亏了电吹风)铺在这飘窗上,及时拍照存档。但原作既改,旧有电子档案,又焉能不作记载?因而也就同时留下这两帧照片,一为新作皱皱巴巴的原始照,二为以其勉强糊弄得来的“假裱托‘上妆照’”。事成,抚腮静观默察,好有一比:昔日电子档,图形本身虽有问题,而那“登台扮相”,倒是蛮完善鲜亮的。今作也,则有如新角儿草草登台,纵也经过打扮,可那毕竟是与“精心彩排”效果有所不同。咳,好在哩,无论怎样“底色未敷,胭脂不匀”,这新上角儿自身“肌骨神采”,终是不以装扮草率而不为慧眼人所识了。呵呵……


同将三张资料照附上——

1、南麓清夏(旧作)
2、南麓清夏(新改)
3、南麓清夏(新改·原照)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18: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五帧——
堤外天春.jpg 堤外溪滩归隐约.jpg 滇山平谷.jpg 滇原黄土镇.jpg 冬湖晤友.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1-4 19: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五帧——

陡岸泊船.jpg 峨眉雨后.jpg 风和日丽东湖美.jpg 凤凰山下塔沱岸.jpg 佛光此地当长聚.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 19: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五帧—— 涪江夏水满芦滩.jpg 扶桑开后夏清凉.jpg 高岸微雨.jpg 隔岸清坪乡.jpg 佛国之郊.jpg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一轮墅院蛰居。为此开年即抓紧闲暇勉力作画,元月上旬内,计共得六帧,不拘类属、形式及情味,但抒实感。此连同作画适时手记,并信意书成之两幅诗词手稿,一并发布。


1、《西河·己丑游虎跳峡残忆》。所题全词略。忆写当日从那“勇敢者天梯”自江畔攀登至崖岸高处后,返身观看斜阳下此极险江峡之整体印象。其彩霞飘飞、落照明艳、江涛奔腾、万峰若晦之情景,犹志此心彼时豪情。为境壮阔而画幅相对较小(四尺三开),不宜过于涉及细节了,唯重其势其韵而已。色墨兼济,笔亦苍润,是称画之基本特点。兹,既属“己诗(词)意画作”,又乃“旧境重现”者矣。吾新岁之作,似当率性而为,不拘一格,尤其不排除从前曾表达过者。而此“手记”也,亦似应取“可略则略”之意态。2、《变格调啸令·远年怀想》。吾“乡间杂诗”附词也。曰:云乱,僻乡晚。童子倚门空望远。同持诗卷叼菸卷,桐叶飘飞拂面。心头久觉忧伤满,心下犹然长盼。——极真切具体之感受,却幻化作似是而非场景。着重以放纵及至动荡不安之写笔,肆无忌惮挥扫出这僻远山乡一隅薄暮时分情形。一切围绕“乱”字展开:云物缭乱,画中人心中固然亦是甚乱。而画面构成,则又终是“乱而不乱”。当否,观画人细加品嚼之,或自应有其评判。3、《巴人斫山图》。旧日尝有若干亲历之类似场景,挥之不去,也曾入画,因不称意今乃再作。仍取亦真亦幻之境,布黑沉雄大山岭一片,坡麓间,细涩涧流侧畔,一群劳作者,正在那厢或砍割,或背负,或收拾,或过秤,尽皆围绕这当日乡下甚是紧要之“分柴”事。朦胧中,不唯得见采樵人有如甲虫般攀附于陡崖上,且是所砍割柴草,亦或乱或捆,散落于彼。更可见夜空清月照临之下,迷茫石径蜿蜒,半山高处,凹湾凸梁并存,黝黑里,或暗或明地有着些许房儿。此便为劳苦巴人些世代生息之地啊!吾辈深心有感于斯既久,乃不妨率性以侃切之笔,亦然似斫类砍,如拢还勒,遂得兹作焉。回想当初悲鸿公尝有《巴人汲水图》,以其长于人物解剖结构之优势为之,然整体画面气氛乃至视觉效果、笔墨关系,则真个不敢恭维。吾作今专从氛围、意蕴、色墨意趣等方面着力,是否不揣冒昧忝较于先贤,亦恭候读者诸君评判。4、《南山冬至 苍莽如秋》。忆写亦不知何时积淀于心之意象:麓梁间,杂树拥簇,陂田延展,松岭瓦屋,并那山道上小小行人,似皆在浑茫天地中摇曳抑或坚挺、瑟缩。此固然已无更多可描述者,唯以刚健且复洒脱之笔墨水色,一气呵成恁般凛冽却不萧条、且几近斑斓之南方冬季山景,聊寄己心沉郁乃又抒放之气。5、《南麓芳魂 却待春来无觅处》。亦忆写向日冬游南山所得印象。通幅既作似是而非表达,已无所谓究竟写的具体哪处;唯极远山头隐约可辨的“大金鹰”,标明其地特征。另作为主题之梅,集株成林,于这迷茫冬山中芳华烂漫,却又借题咏慨叹其终归杳无或寻。一子凸显在画角寒梅盛绽之墙院旁,似正凝伫有思,分明便为此寥落山野添得几许生气,且是犹将潜藏幅内的感怀之意揭示了出来。画法阔放概略,不拘于任何具体刻画,颇与这直点题旨之内容相称。6、《山乡夕照》。旧日挥之不去深刻记忆:“插队落户”生息四、五载之山乡,于残照之下,“全景展示”于斯。力求表达其宏阔、质朴、苍凉之气氛。一切印记在心之琐屑细节,尽行约略呈现在看似明晰、实则觅而形迹不定之境;兼笼罩以沉郁紫绀之暮霭,越发见其浑茫一体、若喧嚣腾跃却终归阒寂隐伏。既属重写远年场景,自然尤其注意以笔墨水色形成通幅视象感,必欲使之“贯气”,且有别于旧作。


作画述文时间  2021、1、1-11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1.jpg

北京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55215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010-52100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