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2|回复: 7

虎·暝滩清啸 [复制链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1-11 15:51:49 |显示全部楼层

虎·暝滩清啸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吾平生不善画虎。盖为心知此活过于专工、且是不易出新兼之其本身亦难能广泛发掘画境。孰料一次,却不得不急急为之。那是在癸巳夏末,吾夫妇二人既与友人相约共赴西藏,正准备行装之时,忽接外地另一旧友音讯,道是其子娶媳,要向咱求画一幅。原以为不过以己所长,相赠一山水便了。殊不知彼恰恰点着必要此虎,还言说乃因其子及媳生肖皆属虎,故尔所要乃双虎之图。吾本想归游之后从容为之。然旧友言,其子婚期,正在吾游程之内。至此还有甚可说,只好硬抽时间,全力以赴赶画了。友又道,既有“一山不容二虎”之谓,所以这双虎须画于水滨空阔之处。吾自是唯唯笑着一一应承。于是构思之下,遂得此示之《暝滩清啸》一图。自觉其虎法虽不专,以身为山水画者故,其配境似还说得过去。然则不管怎样,至此也都说不得,只能勉强“交卷”了。而有一点却甚是有趣。画中双虎,原本自是未便如它物般明分雄雌。但画成之后,邮寄出去,另又先将所留照片资料在“QQ”中展示与友,友见之而笑呼奇妙。道是图中右前卧虎,胖嘟嘟的,怎恰与其子目下之形态相符也。吾闻之亦喜而笑叹,只道此恐是冥冥中有这感应罢。本则文字,唯就这俗生事体说上了许多,换种角度看待,也算是“别具一格”罢,呵呵。回至画者自身感受:老话有言,“画虎画皮难画骨”,吾此次亦算真知之矣。虎,体势壮而圆浑,更有遍体斑纹饰之于外,其骨感果是忒难把握,稍稍大意,则不免乃有“披袄”之稽也。点滴体会,附之于此。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另附:

文中所及之友,当属吾“弟”字行。吾先与其兄为“发小”。78年高考复盛时,其兄以吾头年参考文史成绩不错,嘱其特赴当时吾谋食之“巴山县中”,期吾“带带”。吾允。莫约整月时间,朝夕相处,竟颇投契。尔后其即长事吾若兄,吾每有为难处,皆主动奋勇向前排解。最是记得,1980年夏,苦境中之吾独游峨眉山写生,途经成都,当时身居蓉城的这位小兄弟,用自行车搭载着吾,带领四下游览观光的情形。且是五年后吾挣扎还乡,其为吾接风,恰值一冬寒夜,二人小酌于山城重庆某小酒肆,那份温暖之情,益可感佩。故,其欲得吾一画,吾宁不尽力满足其需求。画者视己画为心血凝聚,固然不会有求则应;然此心久思个中之理,却也既存定见:为人处世,有限范围所涉者,譬如血亲及至爱友士——生命进程中任何时段“一门心思与亲善”者——果是甚爱吾画,那只要机缘凑巧,吾自当留心其属意者,而必尽可能予以满足。话题至此,顺带言之。


(总 1088 篇之第 924 篇)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1-16 10:25:02 |显示全部楼层
江原觅旧·探访江津白沙“溜马岗”慈亲母校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纪元2013年夏之盛时,吾兄妹三家依近年惯例,又于重庆周边地带小游。此却议定将要去那新近闻知的江津大圆洞国家森林公园看看,遂首先乘坐火车去到长江边上的白沙古镇。因先前慈亲在时,尝听她说起,彼处有一地名曰“溜马岗”,乃抗战时期她寄读之所在,今既至此,当然决定要去寻访一下,以看有无所得。于是下火车后,乘火轮过江,登岸去到白沙镇上。还在船时,即已探知,彼岸之高处,果有旧校之址。既登岸,一路问道,沿江滨一废弃老街行。或为而今当地政府已欲发掘其地旅游资源,沿途各种老旧地名,皆于指示路牌间一一可见焉。其时过雨新晴,天气是难得的清新凉爽,吾辈六人,行走在那狭窄僻静的石板老街上,感觉真是十分的惬适。道旁又有一小小古庙,称之“流水寺”,虽已荒芜不堪,则意趣尚存。环顾周遭景致,吾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慈母青年时代身着民国学生装(昔年曾见过她的这种照片),步行于此的情景,因而心头委是感慨万端,且是觉着莫名的虔敬与亲切。既至那校址,才知却原来自彼时起,到今天,此处皆历为各种类学校,但只将那旧办公楼,倍加顾惜,作为文物古迹保留而已。因时下正在暑假中,学校除极少的相关管理人员,并无闲杂者,显得异常清静。而那旧办公楼,则是一座有模有样的西式洋房,现新涂刷着黄白二色灰浆,配以周围森森绿树,萋萋芳草,及五颜六色种种鲜花,整个又还处在山岗顶上,俯瞰大江,那感觉,真是令人庄严肃穆以至于震撼。兄妹们遂在此细细观看保留下来的各种陈设,以及今之校方贴挂在墙上介绍学校历史的诸多牌匾,且寻找景观合影或各自照相留念。在此过程中,吾一直隐隐约约感觉得,仿佛在某个不易觉察到的地方——也许就是在白云顶上罢,慈母一如她贯常的模样,谦和地垂手待在那儿,脸上带着为吾辈所极其熟悉的亲切微笑,正爱怜地看着咱这几人……就因有了这儿所提到的般般感受,归游之后,便有了此所出示的《江原觅旧》一画。又因作画之前,先已吟得《西江月》一词,故尔已然将慈母当时所处之位拟定。兹一并将此词及小序附于文尾——


西江月

癸巳盛夏,吾兄妹相邀溯江游白沙古镇。彼镇临江高处有名曰“溜马岗”者,吾少小即慕闻乃吾母青年时代寄读之地。今既至此,焉得不行拜谒之礼。于是虔敬以叩之。尤堪称幸者:其百年黉址尚作文物存在,且是环境清丽,隔绝俗尘。吾辈漫步于彼楼院葩丛间,触目皆觉前朝余韵而满腔充塞缅怀意绪,切切情味,曷可胜数!既归,念念难忘,遂诉诸兹词及文。


足踏先人旧路,
心萦故国忱情。
仲昆同次大江滨,
江水浩茫无尽。

老校寂然长穆,
幽花密处微馨。
云端含笑立慈亲,
杳远仙容犹近。


另附该校园照片二帧。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5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1-23 11:16:18 |显示全部楼层
游驻江津“大圆洞”得画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次日即问道乘车去那大圆洞。原来这车最多亦只开到其山脚下公路尽头处,人即下车开始爬山。所行一个半小时左右路程,主要皆是沿一红砂石长梯穿越林区向上。至顶为一巨大弧形高岩,其势若倒扣向人,颇觉险恶。根脚有凿路另通往山之深处,吾兄事先联系好的那“农家乐”,即在于彼。此大岩畔群峰环峙,中有一峰,将及其巅,有一圆形山洞,几为杂树所蔽,也不知当地之名,是否即得之于此。及至穿过一片片益见森密之大杉林,去到目的地,方知却是几座色泽尚新的杉木板屋楼,周围除林木茂盛,亦是菜园环绕。出来接待咱们的,乃是一活泼风趣且尚称俊俏的山野少妇,操着一口饶有特色的乡土话儿,故尔给人印象颇深。于是吾等便在此安顿下来,一住三整天。因该地已然基本与世隔绝,连手机信号也几乎不通,电脑及其网络更是全然没有,所以几天来除早起在山中走走,许多时间,只都靠玩扑克牌“拱猪”消磨时光。又有一可喜之事。原来这几处“农家乐”尽为一族叔侄兄弟所开设,个中瓜葛恩怨,与各种相关故事,没个数千万把文字,也实是难以说清。唯这开办既久,来此消闲避暑之人也多,其中多数人早已成了年年来此的常客,甚至于借着此地木料之便,在那长期“号下”的“根据地”上,是连篮球架与乒乓球台都自建起来了。因此,这对主人家历史的了解,真的可算是烂熟于心且滑溜于嘴。于是乎竟便出现了如此这般情形:一大帮整日吃了现成饭又没它事可做之人,闲步转山碰在了一起,便将那主人家的闲话,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个有滋有味的。这样一来,老实说,连吾辈这般素来懒管那东家长西家短之人,耳熟之下,虽非是敢称“能详”,但,倘使谁要叫咱给这个家族写个简史甚的,想来或都可以凑它个八九不离十了,呵呵……闲话休絮,言归正传。此所示之二画皆得之于彼。其一写当地主景毋论。其二,画名“梯子湾”亦即彼处一小地名。回想那日,恰当吾妹生辰。吾兄自告奋勇,说是要去钓点鱼来,借主人锅灶,给“寿生佬儿”添味菜。孰料这儿的鱼却乖滑得紧:以吾兄那等的钓鱼手段,平日里在家乡钓“野鱼”都是毫不含糊的,今反是这人家塘里养的鱼,却东钓西钓的折腾上了许久,也只钓上了几条上不得台面的“小花花儿”,最后干脆也就只由吾妹将其“放生”了。兹画即吾依据当时陪守于彼所勾速写得来。画中有一细节犹可供人饶舌一二——瞧,近前长梯上那拄杖徐步者,才是这庄园的正牌主人哩。其先年为这生产队一“五保户”,后来,现庄园主为得其屋基地开办这“农家乐”,乃与相关部门达成协议,承诺赡养其至寿终,方才拿到那开办资格。不过,事情实施起来,这本来好象该是“董事长”的山野老者,最后倒成了店里的帮工,得靠给经营者做点杂活,才能吃上这碗养老饭食了,也真是世事难料哇。拉拉杂杂说了这么些琐俗之事,读者诸君或都早已听烦了,打住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6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2-15 10:23:24 |显示全部楼层
赴藏途中经陕甘时得画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久怀远赴西藏、一则观览彼地山川风情、二则“挑战”自家体能之愿。癸巳新秋,方当其一年大众游事由旺转淡之际,此终得以实行。乃与朋辈两家共四人结伴,却亦是一同参加那“卧进飞出十日团”。出发之日,咱这重庆“火炉”,先期已转凉了。列车由经川陕甘青一线入藏,旅途两日两夜,因有铺位,倒也未觉怎的。而沿途川陕一带景致,虽早已熟悉,盖为此次心情不同,似也俱如故人含笑迎送。既至陕甘之界,入眼风物,渐与素常所见殊异。身为画者,遂一一悉心观察体验之,且是借助今日科技手段之便,留了点必要的照片资料。细细看来,眼前之境,较之巴山蜀水,果是少了几许蓊郁清幽,多了一些苍凉莽荡,以致连那地表形态,也都颇异其趣了。及至今日归游作画,回味把玩彼之情貌,落笔之时,竟甚有迥异于惯常之感。兹首先示以二画。一曰《夕塬》,写当地落霞尚明、而大块渐已隐没于一派浑茫之境。其二曰《陇塬秋意》。画中触目惹眼之处,塬台高耸,其下河川开阔,沙岸起伏。中有村落田野,地里庄稼,多已收割成束,而群鸟自由自在轻翔于川原之上。咳,鸟儿焉有繁复感受,不过守着习常生存之地,早出晚归但为觅食而已。吾人今朝则为了心中之愿,渐行渐远,唯务其虚,且也不知前行处,更有甚么,还会扑入吾之眼帘。此文也,一篇之首尾,仍如以往远游般,随所至而兴,随所得乃止。下不赘言。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27-1夕塬.jpg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2-22 10:27:35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风景二帧·藏游途中所得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车入陇原后,最明显的,便是那逐处可见的一派派荒凉萧疏、甚至是极其单调的景象。此非与人工建设之物相关;即使所经城市照样颇具现代化之感,但也无法掩饰大自然本身之贫瘠苦寒与单一面目。因而,一时似很能体会古之边塞诗人笔下所表现的那种独特情味了。不过话虽如此,此等景象,于达某这等画者而言,毕竟亦非是一无可取。甚或是否还可谓:唯其骤见其惯常所不可见,深心乃受撞击,出手方可扭转久居南国所养成之从容蕴藉、多少得带以一二野犷之气。再者,单就时历之境自身而言,有些,事实上也是挺有趣的。譬如有一段路,忽经一个大湖堰(估计其形成至少也含带人工因素),濒水之处,众峰环绕,而诸峰之形质,尽皆实笃笃、肉墩墩的,有如盆景石山。细看来,现有之铁道及其洞桥,则偶见于开合处,恰似彼盆景之点缀物。既有此观感,归后乃予图画,因得兹所示之《陇上新湖》。当然,心下终归明白,一经拘泥于实景,画出会是何种模样,遂断然舍弃般般细节,大胆落笔以求其势,并以相对浓厚滋润色墨,示之其质。另,有时又经过一些回汉杂居之地,其依稀可辨之西域风情,也倏而感撩此心。因之亦得兹所附《落霞渐有楼兰意》一画。——至若方才所言及的当地那总体之荒犷气氛,此不便单独为画了,待日后觅得相应主题时,再以之为背景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2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2-27 11:42:23 |显示全部楼层
藏游途中再得青陇风景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及至靠向青海,情形似又稍得改变。其实说来这也很难一下子辩明那山形地貌究竟有了多大不同,然则真个奇怪:此心还就是明明确确地感觉到,这旷阔天地间,已渐渐地开始充盈起了浩荡的灵气。或许,内中也有个人情感因素使然罢?回想遥远之时,吾兄亦为咱家“成份”之故,勉强读了个地质专业的中技校,毕业旋即被分配到这青海省的一个藏族自治州,随探矿队做机修方面的工作。当时,对于少小的达某,这可真算是去了个传说也似的地方!遂竟至于私下在自家墙上的一张全国地图内,认真地做了个红点标注,乃日日对其凝神遐想……若此,今者实臻其地,彼之山川风物,焉能不尽含激情以显灵动鲜活。于是这日直至天黑之前,皆在细细品咂那造物情味中度过了。其间在省城西宁转换列车,彼将乘之新车,在近旁一条铁路上停靠,居然端端地把每节车厢都与这边这列对了个正准,此亦尤令吾心感觉有趣。入夜后,即在哐当当车轮声中晕晕乎乎摇睡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在骤然停车的感觉中醒了过来。听人说,这便是格尔木了,还说,外面风大得很。同时也才发现,同伴们皆象是没怎么睡的样子。乃暗暗笑叹自家怎还有此小福。既而车重启动,这人却变得新鲜,再无睡意,遂便阖目假寐,一面心头便回味着这一二日来的诸般感受,开始吟咏起几首五言小诗。其诗共九首,内容自重庆出发起,后至遥望那鼎鼎大名的日光之城止,通名《赴拉萨途中吟得》。返渝不久既已于网络上发布该诗,此不再重复了。这儿随文发上两幅画作,一曰《河经青陇》,已将本文起始时所述心理感觉蕴含于内;另一曰《水浅秋清》,却特意标明“甘肃也”,但大约亦为渐靠近这青海一带的景象。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2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3-6 11:56:50 |显示全部楼层
车越雪峰方入藏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其后终究还是在车轱辘声中又渐渐地昏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举目一看,车窗外居然纯粹已是一派藏区景象:天际雪峰高耸,山下草原辽阔,溪河曲斜漫溢;瓦蓝色晴空之下,时见或黑或白的牛羊群,以及那随风飘舞着的五色经幡……偶尔也途经一二清澈无比的大湖。因当时对此行即将要去的纳木措与羊卓雍措等著名湖泊究竟在哪儿并无明确概念,所以众人尽皆相指瞎猜,同时也不断地惊喜叫好,倒也别是一翻趣味。另有一事亦为众人所关注,那便是车厢内有一显示屏,一直在呈现着动态状的海拔高度。听列车员说,其实这一路的最高之点5072米(唐古拉山口),已于天亮之前便经过了。但眼下既知有此显示屏,不免也就时常予以关心。有个时候,觉得列车又在持续上行,遂拿着相机守在那屏幕跟前,望着上边不停地加大着的数字,只想留下一个数值最大的图片资料。殊不知这事好象也与抛售股票相仿:总想要占住那巅峰之位,而事实上则端是不易把握。——譬如,咱便是眼睁睁放过了那“4793”,却只忙忙慌慌地才抓拍下了个“4790”。呵呵。毕竟这都只是闹着好玩了。作为画者,还是这列车奔驰在壮美无边的环境中,此等感觉,方最觉可贵。于是便离开铺位,一直守立在车窗边,一边细细地玩味观赏着眼前美景,一边也随时随地记得拍下些照片,以备日后作画参考。此所示之画《车越雪峰方入藏》,即据当时感受及几张相关照片得来。翰墨之作与写真照,其观感上之差异,固然毋须再作比较说明了。只这画题本身,老实说,却也都不甚容易敲定。彼既不涉及任何一处具体之地,乃不当冠之以人们谙熟的什么地名山名;所以想来想去,方谓之以此,好象还觉所蕴略丰厚些。到底如何,也只好请读者诸君各作评判了。最后附带再说一点彼时纯系个人感觉庆幸与自豪之事。那便是:到此为止,自家身体是连半点不适之感也都没有,而尚未出行之先,即已听好些有过此行经历之人说,他们中有些、且是多半还是比咱年纪轻些的,在这车入西藏后,便感觉得自己一身,早已是这也不对、那也不是的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3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晴云布达拉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既已到得这传说般的西藏拉萨,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与好奇。同时亦有颇觉意外的第一印象:满街居然长着粗大柳树!想来,古者所谓“春风不度”之处,确实并不包括这儿罢?当晚谨依导游告诫,为养足精神,早早地便在旅社歇息了。次日,按此地统一安排,即分批次去参观布达拉宫与大昭寺。吾等却是上午先去大昭寺,下午才得以去布宫。参观过程中,大大开阔其眼界,亦深受彼地宗教文化历史精神震撼,也对整个汉藏关系史有了新的感悟,如此等等,已毋须细言。此外,在那寺、宫内外,以及外面街头巷尾各处,触目皆可得以见之的那全民性虔诚宗教情结,确乎令人慨叹不已。当然,更多的,毕竟还是以画者之心目,关注这毕生难得一遇的奇异环境本身。记得在那大昭寺顶露台之上,与那攀登布达拉宫高墙途中,倚凭廊墙,远眺拉萨全景,见这直蓝得发黑的昊天之下,云影飘浮,岚气蒸腾,无数彩甍金瓦,映着日光,煜煜闪亮,而整体城市,却恰象沉醉于幻梦中一般,这等情状,也委是足可令己身回味直至久远。以故,游归之后,自是欲将此感受纳入画图。而一经临案,亦方识其并不容易。何也?——彼景自身之大美既趋完善,若论如实记载,已有汗牛充栋之摄影作品存焉,故岂有必要、更无可能与之争锋。所以亦只可能是独以绘画之长而为,方称其智。于是谋篇之时,便断然将大量浮光掠影之物舍弃了,单只取那山川梗概,宫寺神形,于云阵开阖间,启天眼般将彼宫殿完整置之中景主位,而近前之寺庙景致以及些许人物,悉为其点缀陪衬。今,此题作《晴云布达拉》之画呈示于读者诸君面前矣,其究竟如何,达某不敢再置一语,全由诸君评判。只自家想来,何以这天下闻名的布达拉宫,画史上并未真正出现在名家笔下,或恐除成熟之画手多已无此精力臻之其地、便是诸家皆对其心存敬畏而至不能为也……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带说明:这画作之电子图片资料,因翻拍时光线关系,得来后觉其右半部过于阴沉了些(本意原也存在阴晴变幻感)。

另附游归后所得长短句一阕

古香慢·拉萨即景

满城翠柳,
盈谷青沙,
新浴朝雨。
暗赤宫墙,
倚雪出云绕雾。
檐阁映晴光,
势凌日、
镏金缀缕。
更堂前诵念急促,
伴闻后殿钟鼓。

极浩渺、
秋天高处。
祥瑞无形,
堪作吾主。
一念唯诚,
并约众生心路。
散絮及游人,
触荧魄、
初临挚腑。
旅劳身,
以通脱、
遽成翻悟。


(总 1089 篇之第 931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国画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62121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13552277208,010-52100898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