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齐辛民 秋萍
查看: 1303|回复: 31

虎·暝滩清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15: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虎·暝滩清啸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吾平生不善画虎。盖为心知此活过于专工、且是不易出新兼之其本身亦难能广泛发掘画境。孰料一次,却不得不急急为之。那是在癸巳夏末,吾夫妇二人既与友人相约共赴西藏,正准备行装之时,忽接外地另一旧友音讯,道是其子娶媳,要向咱求画一幅。原以为不过以己所长,相赠一山水便了。殊不知彼恰恰点着必要此虎,还言说乃因其子及媳生肖皆属虎,故尔所要乃双虎之图。吾本想归游之后从容为之。然旧友言,其子婚期,正在吾游程之内。至此还有甚可说,只好硬抽时间,全力以赴赶画了。友又道,既有“一山不容二虎”之谓,所以这双虎须画于水滨空阔之处。吾自是唯唯笑着一一应承。于是构思之下,遂得此示之《暝滩清啸》一图。自觉其虎法虽不专,以身为山水画者故,其配境似还说得过去。然则不管怎样,至此也都说不得,只能勉强“交卷”了。而有一点却甚是有趣。画中双虎,原本自是未便如它物般明分雄雌。但画成之后,邮寄出去,另又先将所留照片资料在“QQ”中展示与友,友见之而笑呼奇妙。道是图中右前卧虎,胖嘟嘟的,怎恰与其子目下之形态相符也。吾闻之亦喜而笑叹,只道此恐是冥冥中有这感应罢。本则文字,唯就这俗生事体说上了许多,换种角度看待,也算是“别具一格”罢,呵呵。回至画者自身感受:老话有言,“画虎画皮难画骨”,吾此次亦算真知之矣。虎,体势壮而圆浑,更有遍体斑纹饰之于外,其骨感果是忒难把握,稍稍大意,则不免乃有“披袄”之稽也。点滴体会,附之于此。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另附:

文中所及之友,当属吾“弟”字行。吾先与其兄为“发小”。78年高考复盛时,其兄以吾头年参考文史成绩不错,嘱其特赴当时吾谋食之“巴山县中”,期吾“带带”。吾允。莫约整月时间,朝夕相处,竟颇投契。尔后其即长事吾若兄,吾每有为难处,皆主动奋勇向前排解。最是记得,1980年夏,苦境中之吾独游峨眉山写生,途经成都,当时身居蓉城的这位小兄弟,用自行车搭载着吾,带领四下游览观光的情形。且是五年后吾挣扎还乡,其为吾接风,恰值一冬寒夜,二人小酌于山城重庆某小酒肆,那份温暖之情,益可感佩。故,其欲得吾一画,吾宁不尽力满足其需求。画者视己画为心血凝聚,固然不会有求则应;然此心久思个中之理,却也既存定见:为人处世,有限范围所涉者,譬如血亲及至爱友士——生命进程中任何时段“一门心思与亲善”者——果是甚爱吾画,那只要机缘凑巧,吾自当留心其属意者,而必尽可能予以满足。话题至此,顺带言之。


(总 1088 篇之第 924 篇)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0: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原觅旧·探访江津白沙“溜马岗”慈亲母校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纪元2013年夏之盛时,吾兄妹三家依近年惯例,又于重庆周边地带小游。此却议定将要去那新近闻知的江津大圆洞国家森林公园看看,遂首先乘坐火车去到长江边上的白沙古镇。因先前慈亲在时,尝听她说起,彼处有一地名曰“溜马岗”,乃抗战时期她寄读之所在,今既至此,当然决定要去寻访一下,以看有无所得。于是下火车后,乘火轮过江,登岸去到白沙镇上。还在船时,即已探知,彼岸之高处,果有旧校之址。既登岸,一路问道,沿江滨一废弃老街行。或为而今当地政府已欲发掘其地旅游资源,沿途各种老旧地名,皆于指示路牌间一一可见焉。其时过雨新晴,天气是难得的清新凉爽,吾辈六人,行走在那狭窄僻静的石板老街上,感觉真是十分的惬适。道旁又有一小小古庙,称之“流水寺”,虽已荒芜不堪,则意趣尚存。环顾周遭景致,吾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慈母青年时代身着民国学生装(昔年曾见过她的这种照片),步行于此的情景,因而心头委是感慨万端,且是觉着莫名的虔敬与亲切。既至那校址,才知却原来自彼时起,到今天,此处皆历为各种类学校,但只将那旧办公楼,倍加顾惜,作为文物古迹保留而已。因时下正在暑假中,学校除极少的相关管理人员,并无闲杂者,显得异常清静。而那旧办公楼,则是一座有模有样的西式洋房,现新涂刷着黄白二色灰浆,配以周围森森绿树,萋萋芳草,及五颜六色种种鲜花,整个又还处在山岗顶上,俯瞰大江,那感觉,真是令人庄严肃穆以至于震撼。兄妹们遂在此细细观看保留下来的各种陈设,以及今之校方贴挂在墙上介绍学校历史的诸多牌匾,且寻找景观合影或各自照相留念。在此过程中,吾一直隐隐约约感觉得,仿佛在某个不易觉察到的地方——也许就是在白云顶上罢,慈母一如她贯常的模样,谦和地垂手待在那儿,脸上带着为吾辈所极其熟悉的亲切微笑,正爱怜地看着咱这几人……就因有了这儿所提到的般般感受,归游之后,便有了此所出示的《江原觅旧》一画。又因作画之前,先已吟得《西江月》一词,故尔已然将慈母当时所处之位拟定。兹一并将此词及小序附于文尾——


西江月

癸巳盛夏,吾兄妹相邀溯江游白沙古镇。彼镇临江高处有名曰“溜马岗”者,吾少小即慕闻乃吾母青年时代寄读之地。今既至此,焉得不行拜谒之礼。于是虔敬以叩之。尤堪称幸者:其百年黉址尚作文物存在,且是环境清丽,隔绝俗尘。吾辈漫步于彼楼院葩丛间,触目皆觉前朝余韵而满腔充塞缅怀意绪,切切情味,曷可胜数!既归,念念难忘,遂诉诸兹词及文。


足踏先人旧路,
心萦故国忱情。
仲昆同次大江滨,
江水浩茫无尽。

老校寂然长穆,
幽花密处微馨。
云端含笑立慈亲,
杳远仙容犹近。


另附该校园照片二帧。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5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1: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游驻江津“大圆洞”得画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次日即问道乘车去那大圆洞。原来这车最多亦只开到其山脚下公路尽头处,人即下车开始爬山。所行一个半小时左右路程,主要皆是沿一红砂石长梯穿越林区向上。至顶为一巨大弧形高岩,其势若倒扣向人,颇觉险恶。根脚有凿路另通往山之深处,吾兄事先联系好的那“农家乐”,即在于彼。此大岩畔群峰环峙,中有一峰,将及其巅,有一圆形山洞,几为杂树所蔽,也不知当地之名,是否即得之于此。及至穿过一片片益见森密之大杉林,去到目的地,方知却是几座色泽尚新的杉木板屋楼,周围除林木茂盛,亦是菜园环绕。出来接待咱们的,乃是一活泼风趣且尚称俊俏的山野少妇,操着一口饶有特色的乡土话儿,故尔给人印象颇深。于是吾等便在此安顿下来,一住三整天。因该地已然基本与世隔绝,连手机信号也几乎不通,电脑及其网络更是全然没有,所以几天来除早起在山中走走,许多时间,只都靠玩扑克牌“拱猪”消磨时光。又有一可喜之事。原来这几处“农家乐”尽为一族叔侄兄弟所开设,个中瓜葛恩怨,与各种相关故事,没个数千万把文字,也实是难以说清。唯这开办既久,来此消闲避暑之人也多,其中多数人早已成了年年来此的常客,甚至于借着此地木料之便,在那长期“号下”的“根据地”上,是连篮球架与乒乓球台都自建起来了。因此,这对主人家历史的了解,真的可算是烂熟于心且滑溜于嘴。于是乎竟便出现了如此这般情形:一大帮整日吃了现成饭又没它事可做之人,闲步转山碰在了一起,便将那主人家的闲话,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个有滋有味的。这样一来,老实说,连吾辈这般素来懒管那东家长西家短之人,耳熟之下,虽非是敢称“能详”,但,倘使谁要叫咱给这个家族写个简史甚的,想来或都可以凑它个八九不离十了,呵呵……闲话休絮,言归正传。此所示之二画皆得之于彼。其一写当地主景毋论。其二,画名“梯子湾”亦即彼处一小地名。回想那日,恰当吾妹生辰。吾兄自告奋勇,说是要去钓点鱼来,借主人锅灶,给“寿生佬儿”添味菜。孰料这儿的鱼却乖滑得紧:以吾兄那等的钓鱼手段,平日里在家乡钓“野鱼”都是毫不含糊的,今反是这人家塘里养的鱼,却东钓西钓的折腾上了许久,也只钓上了几条上不得台面的“小花花儿”,最后干脆也就只由吾妹将其“放生”了。兹画即吾依据当时陪守于彼所勾速写得来。画中有一细节犹可供人饶舌一二——瞧,近前长梯上那拄杖徐步者,才是这庄园的正牌主人哩。其先年为这生产队一“五保户”,后来,现庄园主为得其屋基地开办这“农家乐”,乃与相关部门达成协议,承诺赡养其至寿终,方才拿到那开办资格。不过,事情实施起来,这本来好象该是“董事长”的山野老者,最后倒成了店里的帮工,得靠给经营者做点杂活,才能吃上这碗养老饭食了,也真是世事难料哇。拉拉杂杂说了这么些琐俗之事,读者诸君或都早已听烦了,打住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6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1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赴藏途中经陕甘时得画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久怀远赴西藏、一则观览彼地山川风情、二则“挑战”自家体能之愿。癸巳新秋,方当其一年大众游事由旺转淡之际,此终得以实行。乃与朋辈两家共四人结伴,却亦是一同参加那“卧进飞出十日团”。出发之日,咱这重庆“火炉”,先期已转凉了。列车由经川陕甘青一线入藏,旅途两日两夜,因有铺位,倒也未觉怎的。而沿途川陕一带景致,虽早已熟悉,盖为此次心情不同,似也俱如故人含笑迎送。既至陕甘之界,入眼风物,渐与素常所见殊异。身为画者,遂一一悉心观察体验之,且是借助今日科技手段之便,留了点必要的照片资料。细细看来,眼前之境,较之巴山蜀水,果是少了几许蓊郁清幽,多了一些苍凉莽荡,以致连那地表形态,也都颇异其趣了。及至今日归游作画,回味把玩彼之情貌,落笔之时,竟甚有迥异于惯常之感。兹首先示以二画。一曰《夕塬》,写当地落霞尚明、而大块渐已隐没于一派浑茫之境。其二曰《陇塬秋意》。画中触目惹眼之处,塬台高耸,其下河川开阔,沙岸起伏。中有村落田野,地里庄稼,多已收割成束,而群鸟自由自在轻翔于川原之上。咳,鸟儿焉有繁复感受,不过守着习常生存之地,早出晚归但为觅食而已。吾人今朝则为了心中之愿,渐行渐远,唯务其虚,且也不知前行处,更有甚么,还会扑入吾之眼帘。此文也,一篇之首尾,仍如以往远游般,随所至而兴,随所得乃止。下不赘言。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8 篇之第 92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27-1夕塬.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0: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风景二帧·藏游途中所得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车入陇原后,最明显的,便是那逐处可见的一派派荒凉萧疏、甚至是极其单调的景象。此非与人工建设之物相关;即使所经城市照样颇具现代化之感,但也无法掩饰大自然本身之贫瘠苦寒与单一面目。因而,一时似很能体会古之边塞诗人笔下所表现的那种独特情味了。不过话虽如此,此等景象,于达某这等画者而言,毕竟亦非是一无可取。甚或是否还可谓:唯其骤见其惯常所不可见,深心乃受撞击,出手方可扭转久居南国所养成之从容蕴藉、多少得带以一二野犷之气。再者,单就时历之境自身而言,有些,事实上也是挺有趣的。譬如有一段路,忽经一个大湖堰(估计其形成至少也含带人工因素),濒水之处,众峰环绕,而诸峰之形质,尽皆实笃笃、肉墩墩的,有如盆景石山。细看来,现有之铁道及其洞桥,则偶见于开合处,恰似彼盆景之点缀物。既有此观感,归后乃予图画,因得兹所示之《陇上新湖》。当然,心下终归明白,一经拘泥于实景,画出会是何种模样,遂断然舍弃般般细节,大胆落笔以求其势,并以相对浓厚滋润色墨,示之其质。另,有时又经过一些回汉杂居之地,其依稀可辨之西域风情,也倏而感撩此心。因之亦得兹所附《落霞渐有楼兰意》一画。——至若方才所言及的当地那总体之荒犷气氛,此不便单独为画了,待日后觅得相应主题时,再以之为背景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2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2-27 11: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藏游途中再得青陇风景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及至靠向青海,情形似又稍得改变。其实说来这也很难一下子辩明那山形地貌究竟有了多大不同,然则真个奇怪:此心还就是明明确确地感觉到,这旷阔天地间,已渐渐地开始充盈起了浩荡的灵气。或许,内中也有个人情感因素使然罢?回想遥远之时,吾兄亦为咱家“成份”之故,勉强读了个地质专业的中技校,毕业旋即被分配到这青海省的一个藏族自治州,随探矿队做机修方面的工作。当时,对于少小的达某,这可真算是去了个传说也似的地方!遂竟至于私下在自家墙上的一张全国地图内,认真地做了个红点标注,乃日日对其凝神遐想……若此,今者实臻其地,彼之山川风物,焉能不尽含激情以显灵动鲜活。于是这日直至天黑之前,皆在细细品咂那造物情味中度过了。其间在省城西宁转换列车,彼将乘之新车,在近旁一条铁路上停靠,居然端端地把每节车厢都与这边这列对了个正准,此亦尤令吾心感觉有趣。入夜后,即在哐当当车轮声中晕晕乎乎摇睡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在骤然停车的感觉中醒了过来。听人说,这便是格尔木了,还说,外面风大得很。同时也才发现,同伴们皆象是没怎么睡的样子。乃暗暗笑叹自家怎还有此小福。既而车重启动,这人却变得新鲜,再无睡意,遂便阖目假寐,一面心头便回味着这一二日来的诸般感受,开始吟咏起几首五言小诗。其诗共九首,内容自重庆出发起,后至遥望那鼎鼎大名的日光之城止,通名《赴拉萨途中吟得》。返渝不久既已于网络上发布该诗,此不再重复了。这儿随文发上两幅画作,一曰《河经青陇》,已将本文起始时所述心理感觉蕴含于内;另一曰《水浅秋清》,却特意标明“甘肃也”,但大约亦为渐靠近这青海一带的景象。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2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1: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车越雪峰方入藏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其后终究还是在车轱辘声中又渐渐地昏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举目一看,车窗外居然纯粹已是一派藏区景象:天际雪峰高耸,山下草原辽阔,溪河曲斜漫溢;瓦蓝色晴空之下,时见或黑或白的牛羊群,以及那随风飘舞着的五色经幡……偶尔也途经一二清澈无比的大湖。因当时对此行即将要去的纳木措与羊卓雍措等著名湖泊究竟在哪儿并无明确概念,所以众人尽皆相指瞎猜,同时也不断地惊喜叫好,倒也别是一翻趣味。另有一事亦为众人所关注,那便是车厢内有一显示屏,一直在呈现着动态状的海拔高度。听列车员说,其实这一路的最高之点5072米(唐古拉山口),已于天亮之前便经过了。但眼下既知有此显示屏,不免也就时常予以关心。有个时候,觉得列车又在持续上行,遂拿着相机守在那屏幕跟前,望着上边不停地加大着的数字,只想留下一个数值最大的图片资料。殊不知这事好象也与抛售股票相仿:总想要占住那巅峰之位,而事实上则端是不易把握。——譬如,咱便是眼睁睁放过了那“4793”,却只忙忙慌慌地才抓拍下了个“4790”。呵呵。毕竟这都只是闹着好玩了。作为画者,还是这列车奔驰在壮美无边的环境中,此等感觉,方最觉可贵。于是便离开铺位,一直守立在车窗边,一边细细地玩味观赏着眼前美景,一边也随时随地记得拍下些照片,以备日后作画参考。此所示之画《车越雪峰方入藏》,即据当时感受及几张相关照片得来。翰墨之作与写真照,其观感上之差异,固然毋须再作比较说明了。只这画题本身,老实说,却也都不甚容易敲定。彼既不涉及任何一处具体之地,乃不当冠之以人们谙熟的什么地名山名;所以想来想去,方谓之以此,好象还觉所蕴略丰厚些。到底如何,也只好请读者诸君各作评判了。最后附带再说一点彼时纯系个人感觉庆幸与自豪之事。那便是:到此为止,自家身体是连半点不适之感也都没有,而尚未出行之先,即已听好些有过此行经历之人说,他们中有些、且是多半还是比咱年纪轻些的,在这车入西藏后,便感觉得自己一身,早已是这也不对、那也不是的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9 篇之第 93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11: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晴云布达拉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既已到得这传说般的西藏拉萨,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与好奇。同时亦有颇觉意外的第一印象:满街居然长着粗大柳树!想来,古者所谓“春风不度”之处,确实并不包括这儿罢?当晚谨依导游告诫,为养足精神,早早地便在旅社歇息了。次日,按此地统一安排,即分批次去参观布达拉宫与大昭寺。吾等却是上午先去大昭寺,下午才得以去布宫。参观过程中,大大开阔其眼界,亦深受彼地宗教文化历史精神震撼,也对整个汉藏关系史有了新的感悟,如此等等,已毋须细言。此外,在那寺、宫内外,以及外面街头巷尾各处,触目皆可得以见之的那全民性虔诚宗教情结,确乎令人慨叹不已。当然,更多的,毕竟还是以画者之心目,关注这毕生难得一遇的奇异环境本身。记得在那大昭寺顶露台之上,与那攀登布达拉宫高墙途中,倚凭廊墙,远眺拉萨全景,见这直蓝得发黑的昊天之下,云影飘浮,岚气蒸腾,无数彩甍金瓦,映着日光,煜煜闪亮,而整体城市,却恰象沉醉于幻梦中一般,这等情状,也委是足可令己身回味直至久远。以故,游归之后,自是欲将此感受纳入画图。而一经临案,亦方识其并不容易。何也?——彼景自身之大美既趋完善,若论如实记载,已有汗牛充栋之摄影作品存焉,故岂有必要、更无可能与之争锋。所以亦只可能是独以绘画之长而为,方称其智。于是谋篇之时,便断然将大量浮光掠影之物舍弃了,单只取那山川梗概,宫寺神形,于云阵开阖间,启天眼般将彼宫殿完整置之中景主位,而近前之寺庙景致以及些许人物,悉为其点缀陪衬。今,此题作《晴云布达拉》之画呈示于读者诸君面前矣,其究竟如何,达某不敢再置一语,全由诸君评判。只自家想来,何以这天下闻名的布达拉宫,画史上并未真正出现在名家笔下,或恐除成熟之画手多已无此精力臻之其地、便是诸家皆对其心存敬畏而至不能为也……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附带说明:这画作之电子图片资料,因翻拍时光线关系,得来后觉其右半部过于阴沉了些(本意原也存在阴晴变幻感)。

另附游归后所得长短句一阕

古香慢·拉萨即景

满城翠柳,
盈谷青沙,
新浴朝雨。
暗赤宫墙,
倚雪出云绕雾。
檐阁映晴光,
势凌日、
镏金缀缕。
更堂前诵念急促,
伴闻后殿钟鼓。

极浩渺、
秋天高处。
祥瑞无形,
堪作吾主。
一念唯诚,
并约众生心路。
散絮及游人,
触荧魄、
初临挚腑。
旅劳身,
以通脱、
遽成翻悟。


(总 1089 篇之第 931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16: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萨云日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由这布宫下山回城,乃实有一种从神界返还人间之感。昔者心目中犹如天上神话般之境与物,今,不光其形色,连同其足触手摸之材质体量感,皆已实历之矣。据其完整真切与毋庸置疑,于是,不觉有种自足与自豪的感觉,油然浮泛于心。沿绕宫墙阶梯徐徐下行,举目四望,漫天白云之下,祥光普照,整座新老建筑交汇之城,斑驳陆离,五彩缤纷,静静地依卧在如丝如带的拉萨河畔,委实足以令人遐想与沉思。近旁墙坎之外,常见一丛丛鲜艳草花及些许古干峥嵘宛若屈铁之树。花与树皆不知其名。而那树干之上,则偶或见有密密麻麻的硬币,不知藉何物紧贴在那厢,显然亦与祈愿布施之事相关了。另有一事,多少也算是有些出人意表:原来这宫墙上,凡远眺俱可得见之暗红色处,无论是整块或嵌线,竟多是由一种当地的硬草梗剪齐后染色卡束成形而得。此近距离审视甚或轻抚之,似有某种敬重、仰佩,乃至于畏悚之感,隐隐出现在心头。仅只于此,也可推想,在这浩繁的整个建筑工程中,融汇入了其先民怎样的创造性心智!于是一边心感于斯,一边观览周遭云物,还不时与同伴们相互照相留念,不知不觉,一段于此生而言多半已是不再有二的行程,便纳归记忆了。目下,这整个西藏之行,亦皆恍若梦中。回味彼情彼境,遂得此示之《拉萨云日》一画。画幅通篇皆以信意点厾之色墨而成,在本国大写情韵之外,似亦兼有西洋印象派甚至点彩派之风味。固然,是则正符吾辈之性也:但实抒其感耳,焉顾及于它?
——其后依据对这雪域圣城的整体观感,径直作了一幅全景式图画,直接命名曰《拉萨》。画中大量留白,似光斑而类雪痕,兼之那拉萨河静影沉碧一如暗蓝丝带,近前一岗,天风中遍坡经幡飞舞,甚至厚积于地,乃煞是苍凉壮观。此景象也,实为藏游时各处所多有得见,植之于此,亦可表明,画道与摄影类艺术,是真有区别。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0 篇之第 932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3-27 11: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萨街景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依照旅行团规定,这基本的住宿点,都是在拉萨市内,然后根据情况,偶或有去远道时当夜不归之事。既常住拉萨,每日过往上下,多少也便对其有了一点熟知之感。尤其有一点颇有感触。回想从06年起,几次到川藏与滇藏等高原地区,当时这人凡于海拔三千数百米之上停留,便会觉着心慌气促,且更慢说是还有相对用力的活动。而今,这拉萨便已是在海拔三千六百米以上了,但居然身处这儿,便觉得只是在正常生活环境中似的。看来,何谓“习惯”,何又谓之“锻炼”,由此亦可得以解释。其实,这儿的气候,说到底也没甚特别可怪的(至少是在这个月份上),不过是早晚寒凉些,中、下午太阳大时感觉炎热。再者就是,近日来天天夜雨朝晴,每天天亮之后,放眼看去,轻尘初浥,四下景物尽皆爽朗清新(自然也包括柳色了,呵呵),人在此境中,举目所见俱乃一派异域风情,那感觉,端的也是十分适意。至若食宿条件本身,团友中自有觉其简陋难堪者。而以吾辈一生所历,却对此浑然不觉有甚,何况又还有几餐因故自行解决,出去下了下馆子,更觉朵颐也颇得其快。顺带说一句:来此谋生的川人相当多,故尔要吃家乡风味的饮食,那是再简单不过了。且是这儿的川菜,不光味正且价格公道,那份量,也很让人感觉实惠哩。遗憾的是,在这儿的确是不敢造次饮酒。想那日火车刚进藏区,在车上又小酌了一下,喝的尚比头日少些,居然便就有了昏醉难受之感……唔,拉拉杂杂说这么些琐碎之事,归结于正题罢。——总而言之,觉得此地各方面虽已似开始趋同于内地,但因其民族地域文化特性本身忒强大,所以毕竟来此之感,真是大不同于国内别的地方。即使连这儿的空气,虽是可以感觉到它极其清冽,但同时也不难发现它是相当淡薄的,已然迥异于内地惯常的那种滋养醇厚。当然,其他方面,既并未深入了解,也就不能信口开河了。基于现有的这点直观印象,作为画者,回来后还是作上了几幅这拉萨街景。兹随文发上二帧,以与读者诸君共享其情味。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另附游归后所咏得之相关题材词作一首,并本人在拉萨留影二帧——


夜合花

宿拉萨旅社,卯夜无眠听雨,朦胧有知。

雪原清疏,
蒿滩萋旷,
夜夜银竹霏糜。
街灯暗浊,
柔红点缀芳闱。
华曲歇,
卡歌稀。
纺织娘,
犹惹幽思。
此身栖处,
居然化外,
时尚风微。

俗生腹底萦回。
本儒冠待顶,
黔首成归。
人间万事,
唯吾达者方宜。
天雨寂,
己心驰。
任寰尘,
轻蕴云雷。
曷期香梦,
翩跹以至,
未负于兹。



(总 1091 篇之第 933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SAM_092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10: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米拉山口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此后由拉萨城时出时归,琐碎过程,不再叙述了。只说那日去林芝途中,经过米拉山口一带。早已听闻斯地海拔高度是在五千米以上,心知这可是咱人醒着在过的,遂也就准备着,看是否会有不适或难耐之感。不料当时别的感觉仍是没有,唯见天地间似骤入隆冬,寒风侵骨,冰雪遍野。汽车一路沿着碎冰、碎石与烂泥搅得零乱不堪的山道上来,至一处停下。其地满是横拉斜扯着的经幡彩篷,最显眼的,是劈面几头硕壮的牦牛雕塑,背景则是一派苍茫的冻云,缓缓流动着的灰黄云雾间,隐约可见了无际涯的荒凉山野。当时这心甚是凛然,一个念头亦随之浮现上来:噫,想我江南达者,已是年及花甲,却怎生忽然就置身于如此这般的境地中来也?既而意识到自家精力豪壮,全无老态,便也就兴奋得跟个孩童似的,当即下得车来,在雪地里自由自在玩耍,且自然也是拍摄了好些张照片。却原来那经幡彩篷堆里,一条被冰封住、又被人踏碎冰层的石板路,直通向有一处是人皆不可回避的地方。那先前应该便是个糌粑与青稞酒、酥油茶的轮回之所,而今则摇身一变,趋之于共同的所谓“五谷轮回之所”了。且是前后又甚有不同:想来先前必是信意无束并也不存在什么收费付费问题的,今则规范有序而须以不菲之价方可入内(入,必得与之国朝交子两牧)。是真谓之文明进步并趋之以当世之“同”罢。闲话休絮。车于此停了一刻把钟头,又前行了。于是吾人生命史上,也就增添了这冰天雪地中乘车翻越此米拉山口一笔。归游之后,回味兹情兹境,乃有此示之画及文。另有一点也需附带说明:达某身体毕竟也非是铁打的。想那两日往返于拉萨与林芝(及其各景点)间,皆是清早四五点钟即起,直到将近半夜才了,一天得坐上十几个小时的车,而那车天然窗户密闭,却又为了节省能源,别说空调,连个外循环风也都不给,所以最后吾辈终于也就觉得憋闷不堪,不少时候,竟象是害了瘟症似的……呵呵。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旅游时现场所拍照片三二帧。



(总 1091 篇之第 934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11: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卡定神山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卡定山,在拉萨至林芝途中,是为此次参团游览项目之一,于是当日顺路以游。其山处在一道高峻峡谷内,植被清森,主山有悬瀑由孔洞间垂落而下,兼之汇合远来雪水,以成湍澈溪涧。甚奇者,山石光滑有形,转角锋利,且是多由黑褐与赭黄二色交替构成,乃自然呈现各种图案形象。或因当地宗教意识浓厚,因之便从内中生发得来众多带有神话色彩的构想,进而其山亦被称之为神山。吾人当时沿山脚林间溪水畔走了一段,虽无缘遇神逢仙,倒也颇呼吸了些富含养分的氤氲之气。凝眸于峭壁上那些堪称介乎于“似与不似之间”的自然之形,会意此地历代生民一派虔敬礼天拜佛心态,腑肠内亦不得不有所感之。依自家作为画者之心目观察,对壁上众形,较觉认可者,当属一所谓“观音像”与一“酥油灯”,盖彼二者本身构形既相对明确,且于斯山宗旨言之,似乎亦较相吻也。由是吾今画中即仅取此二者形象,并令其进一步明朗化,而余者则皆使之隐没。自感那盏“酥油灯”特别有趣;其实,依吾等汉人之眼光,道之为一截短短的蜡烛,似也未尝不可。另外,此处还有一特色,那便是显然曾经有过许多巨大之树,因即便至今,四下皆存留着好些伐余或自然倒殁余下的大树桩。想倘使是在内地,有这许多上好木料,定然早已为人所取用了罢。而在此处,一切则尽皆自生自灭于大自然母体中。或者,唯其如此,斯地浑然天成之感及为史久远之感,亦方无可置疑。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1 篇之第 935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5: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鲁朗暝云·风雨中之色季拉山口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林芝地区有一名胜之处,曰“鲁朗林海”,俗誉颇盛。而吾辈此次游事,则彼却不包括之,是属所谓“自费项目”。思忖之下,暗道:这“自费”便“自费”罢,吾人此游本身,原本就非是甚么“公费”呀。呵呵。于是一车多数游伴,旋与导游经过一番磋商,遂拟定了不单要去这鲁朗林海,还连那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及其后来去日喀则才将要经过的另一处自费旅游点“卡若拉冰川”,皆一并“号”了下来。至于不愿去的人,说好就只在林芝城镇上等候。这说定归说定,孰料世间之事,倒真是有其“缘分”二字在司管着的。此行终究因天气与时间等原因告吹了。当然,说是全然告吹,也只是针对旅游者身份而言;于吾辈画者言之,倒未必的。这道理也挺简单:目的地虽未到达,则那沿途甚或及那附近之景观,毕竟吾之心目,已感知矣。——回想当时,车既穿行于彼之山林,而那早逾申时之天,则已是“云青青兮欲雨”。其时欲罢不能,只好继续奋勇前进。而天终于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且是一发而不可收。当行进至一个名叫“色季拉山口”的地方,已堪称是风雨大作,兼之气温骤降,天色也已近晚,所以一车人都想到此时还在这去的路上,倘待游完彼处再归来,那将会是到何种时候!如此这般,再度协商之下,便答应让导游及司机扣除些“辛苦费”,以是车即由此倒转……今于重庆家中反观其事,不冒然任性强去,当是明智之举。而独自回味彼时在那色季拉山口上,瑟缩之下,伫足路旁大石碑之畔片刻,放眼天地间,唯见雨帘内一派荒寒,倒似真有“我所居兮,青梗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之渺茫意蕴。检索当时诸般感受,乃得兹示之画二帧。一为《鲁朗暝云》,一为《风雨中之色季拉山口》。两画俱以真切意象取胜,不于题外作过多铺排了,料观者皆能谅之。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风雨骤至现场所拍照片两帧,尤其是那张自家留影,敬请读者诸君看看达某当时那副“狼狈相”……



(总 1091 篇之第 936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36-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9: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鲁藏布江晨雾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那日,绝早便起身随车。因前日为天气不佳受阻,游伴中有不少人心绪亦受影响,乃至于有怨怨艾艾者。而吾则坦坦然面对此事,道是休管那雅鲁藏布江以何种面目迎接吾人,但吾人必以最佳之心境与之会见。天色尚黑的那一段旅途,自家只顾在假寐状态中揣度着将至之境会是何种模样,也不觉车行之路几何。天渐明,密麻朦胧之间,忽见黑黑黢黢一大片屏风也似物体,缓缓于车窗外移动。又见其间或似有大块白物附之。其后既可视物,乃知原来那便是隔岸的一派连绵山野,山腰间或其顶脚之处,常有大团浮云停伫于彼,而共因车行之故,一同缓移焉。猛可意识到这已是在雅鲁藏布江边了,心中油然而生的那份激情,一时真真是难以言表。遂紧贴着车窗,细细地观看着外边的景致,一面也暗自庆幸这方位坐得可真合适。却原来雅江的这一段,也完全说不上有甚险急,平平稳稳的,也很开阔,兼之凡低矮之地,草树也称茂密,所以竟大有一种清新秀丽之感。这才明白何以将这林芝地区视作是彼处的江南一般。有时,又见一有趣现象:河滩之上,居然偶有松林。当然,更常见者,仍是那向阳背风之处,一些皆修造得方方正正并皆装饰得花花咪咪的藏家院楼,在愈渐明亮的晨光中,显得是那般的安静且又祥和。老长的一大段路,汽车都只沿着河滩行驶。因其地本身低湿,加之近来雨水又多,这水泥路面显得莹润清爽,蜿蜒溪流似的,紧傍在村落田野之侧;车行其上,平稳时,穿越于茂密柳丛间,足使人联想到顺流漂浮的船儿。不过,还是那江中偶尔一见的真正牛皮船儿,轻轻盈盈地随水漂行于大江中流,才更令人觉其有味。当即便叹想:可惜无缘去尝试一下乘它的滋味了!否则,此生还将多上一番怎样的体验呵……唔,就因有了这所说的般般印象与感触,归游后,乃得此所示之《雅鲁藏布江晨雾》一画。画将成时,画面感觉与素常之作相比,似略显轻薄平滑,本担心破坏那整体视象感,不敢再皴染得更加厚重;然左观右看,彼虽是清丽,终是觉得柔弱了些,不象自家一贯的风格,于是仍又烘擦点缀再三,而成此之面目。也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3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37、雅鲁藏布江晨雾.jpg

照片 738.jpg
照片 768.jpg
照片 769.jpg
照片 775.jpg
照片 78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18: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雅江入峡处 风雨骤至矣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既至那大峡谷景区,便要换乘区间之车。足踏实地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于那实在之外,更觉萧旷而又略具缥缈之意。兼之当时天公不作美,或曰其终是“稳之不住”罢,早已下起雨来。一时真是风也飘飘,雨也潇潇。因初到一地,固不辨识其东南西北,又岂知风从哪至,雨由何来。但只知赶快撑开随身的伞儿,或是披上雨衣,于是在导游的指点下,匆匆地朝一处奔跑。游伴中颇有叹息乃至抱怨者。而吾辈则确是以向来所养成之“也无风雨也无晴”之超然心态,面对此骤临之境。一边随众而行,一边却自是东观观,西看看,南顾顾,北觅觅,必欲将此环境、事境与人之情味一总了然并铭记于心,乃为日后吾之画境。今,此率性而为之画已成,依其意境,题作《雅江入峡处 风雨骤至矣》,随本文示与读者诸君。此外,当时上得新的观览车之后,一路自然也是参观过好几处叫得出名儿来的具体景点。只不过,彼等或许仅对游事中“知性”那一块才有意义,而对吾画艺则没甚大的干系,所以这儿只是一语带过了。日后,倘是吾人得能从其间另发掘出了什么画境,再接附于此处罢。呵呵。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再附事后所得长短句一阕——

山鬼谣·独伫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口

叹荒江、
本源天界,
因何诡谲如此!
远时尔即干吾梦,
直恁悚惊游子。
神猴事,
并十刹、
千年已在波涛内。
彼谁相似?
捷健舞毡袍,
焉知束缚,
吆啸纵单骑。

风乍起,
激荡江魑山魅,
腾空一派狂肆。
黑云团聚欺暝暮,
堪会释迦幽意。
轮转处,
还又向、
仙乡佛国霞间逝。
另成嘉美。
反顾去时身,
无非融雪,
假势以喧虺。



(总 1091 篇之第 93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SAM_0708.JPG 照片 808.jpg 照片 813.jpg 照片 844.jpg 照片 850.jpg 938、雅江入峡处 风雨骤至矣.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17: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翳南迦巴瓦峰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三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藏区多著名雪峰,举世皆知。唯其众多,且其名称又不同于汉语习惯,所以除了如象“珠穆朗玛峰”“西夏邦玛峰”之类外,别的,有时还真个是知之不确。此时既知恍惚亦闻其名的“南迦巴瓦峰”便正是此行的基本看点之一,是以那份企盼之情,已然涌动于心。当时车至一处,道是乃这南迦巴瓦之观景台,而彼时雨虽停下,则浓云迷雾缭绕,地失南北,天连莽荒。只这跟团旅游之事,驻足观景都是限时的,如何由得我等。于是沿着一条长斜之路走向那观景台,一边走,一边祈祷着漫天迷云赶快散去。敢作此祷,当然多少也是对这高原气候还算有个大体的认识。回想当年游滇藏时,在那同样神圣的梅里雪山下,先已闻说阴云连月不开,而吾人一经立于那观山处,朝日喷薄之际,弥天浓云,竟也就象是拉启帷幕般地,说开便开了!且当地土人还说是一月前也曾有过一次这等情形,乃是有位高僧大德至彼,天方现这“日照金山”奇观。又想到更早些时,游川藏地区海螺沟景点,观看贡嘎雪山,天之清朗,亦属无可比拟。而当时本团导游尝言,其已从业十载,足踏彼地观那贡嘎可称难以计数,但眼前景观似此者,区区几次而已。目下忆之至此,一时心生狂豪之念,遂暗暗在肚里咕哝着,权且便算作是在作法念咒,跟即口中也就连叫“散”“开”之语。然吾辈何法之有,那天公自是浑然不知,迦峰之上,依旧是云遮雾障,难见一丝形色。于是这厢也只好哈哈地自嘲自讽了几声,转而长作憾叹,只在那台上伫足半晌,也象征性地拍上了几张照片,便只好随众离去了。一头走,一头还不断回看那山峰方向,唯愿上苍怜我之诚,终命彼峰露个脸子让我等看看。而其结果当是不言自明了。吾人也就只得认定这南迦巴瓦峰端是与吾辈无缘,吾生之“旅游史”上,也只能是铁定不移地记上“江南达者曾至迦峰脚下而茫然空返”这么一笔了。孰料天意果是曷可揣测:抵到游完别处景点,汽车即将返回来处之时,吾人恋恋不舍再度反顾彼峰,却见那一带层云突然散开,这大名鼎鼎的“南迦巴瓦”,还真向吾露出了脸来。此时更遑何顾,连声恳请司机停车;而那人多半是对这类事见惯不惊了,哪有同情顾惜之心,只管将车开个飞快。于是咱也别无他法,只好离开自家坐位,跌跌撞撞地扑拢后车窗处,总算是用数码相机,留下了一两张这阴云骤开时的“迦峰玉照”……今者,大体据此而成的吾画《云翳南迦巴瓦峰》,既已随此文展示于读者诸君面前。兹所絮絮叨叨说上的这般琐屑之语,权便算作是达某与这南迦巴瓦的“故事”罢。再顺带说一点:这画中之境,自然是远较当时(即使是那时云开之后)显得完整清晰了。不过好象这也说得过去,毕竟,达某画这画时,已然是跳出了自家实历之囿界,堪称是“凭高对此”了呀。呵呵。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3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39、云翳南迦巴瓦峰.jpg SAM_0702.JPG SAM_0736.JPG 照片 79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19: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鲁藏布江畔所得景物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既来此“大峡谷”景点,观江,自然便即称作首要。于是随人去到景区所设的“亲水台”上。此时但觉黑雾浓云弥漫,江水自崇山峻岭间曲回嚣啸扑至。想想看,这“雅鲁藏布江”,在吾辈打小的心目中,可是与“喜马拉雅山”、“布达拉宫”一类物事同等神秘且近乎神圣的啊!如今,本人终以重逢花甲之身,站在了这雅江边上,凝眸环视其汹涌奔流。老实说,作为摄影,此时的天光及视角等因素,都不大好;唯幸吾为画者,切实于此感受斯境,心有所悟而思绪飞扬,又焉能仅为实景所囿。闻旁人言,此行观江,已止于是,而江峡大量险处,尚在这段以下目不可及的云蔽山遮之地。这倒是不难理解。旅游开发,自当是止于一般人群;而那全程觅索窥览,必已是探险人士所为矣。是时,吾人注目江流所向之未可知处,恍惚忆起先时尝听导游说,前行有一藏村,名“直白”,待会也是要去的。还有一言,彼却是以玩笑方式告知:休要掉入这江,否则,便会“免签证出国”了……这雅江绕南迦巴瓦峰折转而下,经传说中最为荒远的墨脱县而南往印度,此前吾辈依稀亦知,事后还曾在“谷歌地球”上查实。但自家毕竟非是郦道元或徐霞客辈门下,故尔此时心之所系,仍是一己之翰墨丹青。当时心思所指,诚属两面:一趋于实,体会目中所睹之江云黑处,定是除涛声外万籁俱寂,一切生灵,皆只于迷茫间活跃;一则径趋于虚,隐觉吾目不逮之地,或亦晴光灿烂,雪峰朗峻,江流澄碧,而世间众生,尽在祥云映照下之煦和境地乐乐融融。缘于所思所感,兼经归后查证彼处大致情形,是以得此示之二画:一名《雅江峡口远眺加拉白垒峰》,境相对取其实黑;一名《雅江峡内加拉渡》,则境相对取其虚白。画已在此,不多说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91 篇之第 94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40-1雅江峡口远眺加拉白垒峰.jpg

940-2雅江峡内加拉渡.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02: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乱山深处藏家村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那“直白村”距此不多一会儿车程。既至,游览车司机照例给我等定了个回来的时间,于是咱们也不可能还有个讨价还价的余地,只得听记下来,便匆匆忙忙地去作那“游览观光”。老实说,作为旅行者,这点儿时间,除了可胡乱拍上几张照片,更不知究竟还可怎样。幸喜吾人身兼之艺,首先便是可以追忆其境,其次哩,原本也无须比着那实境“依样画葫芦”,是以虽只这点时间,只要好生调动一下己之心目,着意体会彼时彼地般般情味,仍有所得。此之所示,即表现彼处之大境:黑沉山野傍临波涛急乱之江峡,一路曲斜而下,过小石桥、玛尼堆,回折转向荒凉村落。远处可见白皑皑的雪峰;中景乱溪泻绕冈原;就近则秋色依稀,人畜之影式微。整个境地确乎似与吾辈寻常所处汉人地区山水迥异。须说明者:此终为吾之画境而非真实记载。其真实之地,那条斜路上,满是各类小摊小贩,主要又是皆在兜售所谓“旅游纪念品”,杂七杂八之吆喝声,不绝于耳。而吾画则意欲展示彼处原始本真之态。这道理,好象也不用再刻意作甚解释了。盖彼村虽名“直白”,而吾画又何可“直白”也。呵呵。另,画名《乱山深处藏家村》,或亦似可名曰“峡江深处藏家村”,不过既已落墨定型,也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现场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1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41、乱山深处藏家村.jpg
943.JPG
照片 819.jpg
照片 820.jpg
照片 82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9: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藏尼洋河小景四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尼洋河,雅鲁藏布江支流也。其在西藏颇负盛名。而吾游藏之初,却并不知。那日从林芝返回拉萨,午后直至天黑之前,有大量行程,皆是沿此河滩行车,是以得将其形貌,痛快淋漓地领略上了一番。当时天色绝佳,日光明丽,云朵轻柔。河岸上下,芳草如茵,沙坡平缓曲阔,且常有疏密不一的树林,俱枝叶肥茂,形态圆整,亭亭有若华盖。而那流水之清澈,岸容之纯净,也真堪称是举世罕见。想当时,吾辈因长时间关闷在玻窗密闭的旅行车内,早已觉得呼吸艰难,然面对这毕生多半也只仅此一见之“系列美景”,亦自须是打起精神,仍旧兴致勃勃地细细观看。一度因实在耐不住呼吸不畅之苦,也顾不得汽车飞驰、站立不便了,径直去到那旅行大巴入口处,借着一个尚敞开着的极小窗儿,一则吸气,一则也就摇来晃去地,勉强拍摄上了些照片资料。此示之《风光旖旎尼洋阁》一画,便属藉此得来。这尼洋阁乃藏东南地区民俗博物馆,还在去林芝的途中,本旅行团就已经参观过。而这归途中远远观之,其在莹澈天宇间,伴以温柔白云,尤觉可爱。自然,画幅既对实景作高度处置,令其极端单纯化,定已不可再以照相似的感觉来看待了。除此之外,倘使吾人接着还从这沿途观感中发掘提炼出了相关题材的画作,也将一并纳入本文附图内。不过,客观地说,象这尼洋河一类的景致(其实也包括这整个“藏式风景”),倒还真个是更宜于摄影而相对难于绘画表现的,尤其是用中国画进行表现。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当时车内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2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42-2尼洋河上晚波平.jpg
照片 892.jpg
照片 923.jpg
照片 932.jpg
照片 945.jpg
照片 954.jpg
942-4尼河将至雅江口.jpg
942-3林芝九月江原丽.jpg
942-1风光旖旎尼洋阁.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6-14 20: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圣湖将至·圣湖侧畔童山兀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四十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去纳木措途中,经过念青唐古拉山,且是颇有一段路程,还穿越在五千米左右的山中。一路所历雪峰、白云、艳阳、碧草之美景,似更宜摄影,此带过不论了。只这既越其山,已然遥见大名鼎鼎之湖的那一段看似已近、实则还远的路途,而今回忆起来,好象于吾画者言之,倒还更有表现价值。此示之题为《圣湖将至》一画,便为斯情斯境在吾心之反射。自然,此亦决非只是一种所谓“镜像”般的反射了;实乃造化云物及彼地人文环境,作用于此方寸之间后,所折射出的某种亦真亦幻、寻常被人呼作“意境”的东东而已。画上那已被抛诸远后之雪山,擦身而过的种种藏区风物,随草坡起伏之形而起伏行驶的汽车,尤其是在一派浩大的云天下已见其淡荡光影的此行目的地纳木措,无一不是再现了彼时彼地吾人之心境。画中情景一目了然,此多说无益,打住。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另附一《圣湖侧畔童山兀》,并附上当时所拍照片数帧,以供参看。


(总 1091 篇之第 943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943-1圣湖将至.jpg 943-2圣湖侧畔童山兀.jpg 照片 1116.jpg SAM_0748.JPG 照片 1136.jpg 照片 1147.jpg

中国画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62121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010-52100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