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9|回复: 4

于可控自在间,潜心于自我认可之艺事 [复制链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8-12-14 19:55:45 |显示全部楼层
于可控自在间,潜心于自我认可之艺事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时常面对自家毕生所写与画出的恁一大堆玩意儿,窃然思忖。兹二事,固已与吾生结不解之缘矣。而倘使因甚缘故,吾人只可为其一事以舍弃另一事,则吾究竟当作何取舍?久掂量之,竟终无结果。旋暗笑且自喜:又更有何者,可违吾辈此意志焉?斯诚属自由之可贵矣!而吾辈大可永在此二者间独来独往,自在优游。乃转又念及二事中相对细微者。如绘事:今,擅技艺之人,岂在少数;有各种“想法”之艺人,亦层出不穷。以是吾人曷须赶风跟潮以较,自守其初衷,放怀感悟今世一切、不排除入目触心之任何新鲜物事,而将至诚秉性灌注于尽可能平实之“艺壳”内,似称可矣。又如“写”事:吾文坚守吾道,无必欲言者切戒滥言之,而言则必直抒胸臆,径指鹄的,固毋须辨识。只这旧体诗词写作,近年来亦占一己写事之相当比重。今,溺于古诗词写作中之士子仕女,诚属大有人在;即使外究其格律而内具此所需性情者,又何乏其人。则堪憾者,其多为固有之“吟咏唱酬”模式所囿,整个稍泥于古;或意欲破藩、有出新之志却又坏于“过新”之语,致有形式与内容颇不相称之状。其实,以吾今体会,为斯事,必取“旧瓶”,格律章法,一般绝不浪以“破”字为辩解,自不消说。而就算是落实到具体之遣词造句等事上,也都非是不依其基本规矩的。要之:欲为此事,最好也求其“中正”,不蹈生僻古涩,不落直白伧浅,唯居“合度”之位——而此之度,则似乎以在“古白话”范围内为宜……随兴念及兼言及于此,也算“有其意而方发,中的即止”了,呵呵。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1-18 17:53:21 |显示全部楼层
艺者于困苦无望中,为人行事亦守底线,方称敬、诚……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尝思,这人之本性,确也即令是较之于江山而更加“难移”。回想吾辈当年在那大巴山区某县中学任教,人虽尚处青少之时,但也已饱经尘世忧患,遍尝社会不公乃至于满心怆然有如沧桑老者。愤世嫉俗之际,亦觉世皆负我,则我何必还须至诚待它。于是由远而近,便想到只这并非因自家意愿得来的职业,又还那等认真怎的。可说归说了,却时不时忽然发现,即使是在批改美术作业时,自己给学生打分,亦斟酌再三而犹难以轻易下笔;至于改历史试卷或作业(“史地”当时常为美术教师兼任学科),则更是连错别字,也从不放过。由是摇首笑叹之余,还是只得遵从一己自来习惯焉……今念及此,非是想要自诩甚“师德情操”,唯只悟得:人要做事,还当真须是将那虔敬之本心,连同待物之笃诚,作为纵然是在无知无觉间亦不会逾越之底线,方可期之于事之有得有成。固然,这事之“得”与“成”,也决非是据之即必能者;但话说回来,就算是其余因素汝皆具备,只这自身却已欠缺了“敬”与“诚”,那事情又如何可做到尽善尽美。谨以此喻,引之于艺,但请咱为艺之诸君子,不妨平心静气,也作一思。
——箧中旧稿,述文时大约为2014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1-25 10:51:44 |显示全部楼层
独回老屋。黄昏小酌灯下,微酣温热之际,心思亦甚活跃。忽念及久觉吴冠中先生“一百个齐白石也比不上一个鲁迅”之语不妥,主要是将完全不具可比性之二者牵强比较。而此等比较,老实说,不仅无益,倘延伸其义,反可引出许多荒谬可笑之结论。吴之语,实则基于“用世效果”。单以此言,当然不假。但,若说开了去:再犀利的言谈家,恐也比不过实干者;众多实干者,或亦不及一手握权力者;而一般位高权重者,又怎及得一极权者?此皆从人类社会进或退之实效看。倘更从人类基本生存要义方面看:若无吃食,任有天大权力者,恐也比不得一位“袁隆平”;而如若在摊上重大疾病甚至瘟疫等自然灾祸的生死攸关当口,或又得数“伦琴”、“詹纳”、“巴斯德”等人之力无与伦比矣。总而言之,要比人的贡献或作用,只可能是在特定的领域或特定的情况下进行比较。此言亦仅提供一基本思路而已,具体例子,实在不胜枚举。同时亦望休要计较于具体所列人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2-20 11:09:24 |显示全部楼层
旧作《谈艺》文字中未经发布之“戏言”者数篇
    ——述文时大约为2014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一、

身为受所谓“命运”播弄,起自生活底层之艺者,吾生性并未堕入甘心听任其荣、辱、予、夺之无为境地,从来仍愿以己之微力,与其抗争。由是对神只敬而远之亦久,且对算命打卦一类活计,俱一笑而避。然则日前在网页中偶见“QQ号码测运气”一项,因一时无事好奇,姑顺手将己号输入以算。孰料竟得大吉之签如下:

运情总结:
大吉+官运
幸运星:
★★★★★★☆
签文:
根深蒂固,蒸蒸日上,如意吉祥,百事顺遂
解签:
进取富贵又如意,智达明敏扬名威,名利寿福皆此得,前途光茫好鸿图。外缘殊胜,容易得人之助力及予人好印象。

人听好言如何不喜,奈何笑而不信,因见还有别家“测运机”,遂换而再测算之。又得签曰:

『吉』 独营生意,和气吉祥,排除万难,必获成功。

仅依两签之言观之,似乎皆与吾今境况存有连带关系。由此及彼忖思:难怪世人容易信此,盖明达心性若吾,闻斯言犹然不拒也。转而却又再想下去。——倘此身日后情形全与签语无干,或干之甚微,倒不说了。如若居然基本应验,则吾从此即当笃信于是欤?思之有顷,终至摇首默笑。道是:人若自身不作努力、便执某号偶尔得中此签,不信彼等好事,还会从天而降!譬如吾这艺文海内之“独行侠”,即便终能成其“正果”,其果,剖析之,内瓤似亦当为:一,吾艺名渐起,利亦随之小至,悉出自吾近半世纪锲而不舍之苦斗,虽历尽苦难,然其心未悔而其身未怠;二,吾性理智、明达因以得臻宁静自足之福境,也非外力所赐,皆是己心在困黑之间,如蚕蜕数番,终化而为蛾;三,吾今年逾花甲,身体状况大致犹同于青壮年时期,倘长此以往,寿亦有望,此似当得之于吾辈长年累月简朴健康的生活方式,不为虚名趋凶且不因浮利蹈险,并坚持自乐于“修炼”式之诗文书画境地,久以身处尘世之“地仙”居之;四,吾有好人缘,只因是吾深居简出,虽不为人识时或被目之为孤傲则一旦相交人必知吾坦诚,况生平决不作那损人利己之事,是以正常之人,何须憎吾而天然可与吾友善相处。诸吉既已落于实处析之如此。唯“官运”一说,吾笑而尤觉开心。非欲静待其至,是笑其如何可能得与吾辈有缘也!吾生今世,打从青少年时代起,即断然自行与其途绝,何况彼途众人趋之若鹜,岂是须“抓壮丁”般弄人去凑数焉?唔,呵呵,其实细想起来,前几年,还真有一稍稍类似之事,被吾婉拒了。那是吾在网络中渐为人知后,一日忽接得通知,道是某军政离休干部团体,有些书画中人士准备出画册,要邀请若干“社会知名书画家”参加,且是明说了,当然不会再要被邀请者出甚费用。此事或许会被人认作机会。则吾真心不以为然。试想,吾人一介布衣,与之不伦不类的,跻身在那厢,倒是象它个啥呦……嗯,言归正传。所述一切,无非皆为说明:人这“命运”,看来除去特定的环境之类因素外,果是多由其“本性”与习惯所为而决定。今吾将此纳入《谈艺》话题,不知读者诸君,可否感觉唐突。不过,不管怎样罢,吾谈归谈了,听者,尤其是听者中之文人艺者,当对此作何看待或理解,还真就只是其自家之事。


二、

己生之“手执八艺”,向戏言之矣。且这“八艺”间,相对之优劣,后来亦又认真加以排序认定。只今忖度之,其每一种类,终须还得一更加审慎之客观评价或盘点,否则,又与那口无遮拦的愣头小子,有甚区别。因以逐一叙于后——其一、中国画:自是山水为主而偶及人物与花卉鸟兽虫鱼。通通皆致力于“真性情、实感受”前提下之兼具“文气”与“理技”的写意一路。至今(2014年8月),大约已存有七千幅上下的画作,并一般都总名之曰“蜕心堂存墨”,而以编年体方式,录入个人电脑画作库备查。其二、文章:有长篇三部曲小说一套,中短篇散、合集计十九篇,“中西画品录”共三部,《颓楼品画》一篇(上下编),“谈艺”系列文字数百节,“画中游”(包括附记及补遗)近一千二百篇(抵至此发帖时止,已达一千五百篇以上),以及另有杂类文字若干。各种文字之字数总和,应在二、三百万间(抵至此发帖时止,已达三百余万)。整个俱遵循“不求闻达于今世、但毋有负于己心”之理念得成。三、诗词:已有旧体诗词包括律、绝、古风、小令及中长调或约不下千首(抵至此发帖时止,似已不低于一千三百首)。早期之作任情率性,后渐依格律为之,而真情实感并未因之减退,尤其以词之“常情化”与诗之“现代世俗田园性”,有别于他人,整个诗词作品字数亦早当已在十万之上。四、西画:天既不允吾于此界与人争雄(原因读吾其他文字自知),盘点止之于1994年之作,含油画、水彩、水粉、素描、速写作品及习作莫约三、五百件(后者为若干本),整体基本依照“现实主义”之路成之,虽于己而言已排除在“看家本领”之外,所幸亦有画作得以入选刊登于国家邮票,且早有画作得有海外人士予以收藏。五、雕塑:起自“业余”反致用或被认可于世,有重庆歌乐山大型巴文化群雕,以主创者之一身份参与;原重庆会仙楼“秦王商厦”正门双柱《白驹逐龙》、《朱雀舞日》,无论其设计或制作,均独力完成;重庆涂山禹迹字壁《涂山魂》巨型浮雕稿,虽因阴差阳错之由未能实际问世,仍得相关方面之充分肯定。六、书法:一己定其性质为文士稿迹而非书家之作,多配合自家诗文,以实体手稿形式出现,且于电脑中分别编录入每年画作之“附录”间。七、篆刻:仅因己画用印为之,为件不多,亦久已“收手”。八、实用美术:早期迫于生计而为,芜杂而难于归类,后一度欲致力于电脑图片设计处理,终因时间精力不济而自止之,忖思其整个水准,至多忝居中上而已。一生犹有其他意愿,或亦因时间精力不济、或竟别有他故,多半已无可能实现。其中尤以尝予草拟之数则文题(略过)为代表。作为自定义之“文士”与“画者”,此生迄今为止之为与欲为,尽已在斯;形诸文字,并编录入兹“谈艺”系列,以作存档。


三、

近日作画时己心偶有自识、自励与自戒如下:
黄宾虹、张大千、陈子庄、傅抱石、李可染,俱山水画道中各开一路而共为吾辈所折服仰慕者。而彼等先贤,虽堪师法,又何可再生,故尔说到底,其艺路反应成为后学之警示。至若吾人今生之精诚努力,不过确欲在此等如雷贯耳之大名头外,另立或亦得以为人所认同之小小名头也,又安能、且安有必要真成为那黄宾虹、张大千、陈子庄、傅抱石、李可染之第二乎?



《达人谈艺》片段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手上路

Member

Rank: 1

发表于 2019-3-2 09:54:02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人行事,首在自我认定。尝思:己之自称“文士”、“画者”,及自识己之所操弄者为“艺文事”,亦即暗含此意。文士非等同于“文人”,犹如武士之不等同于武人或武夫。而画者亦与“画家”有所区别。后二者之别,似尤较“文士”与“文人”为难辨,但吾均不予以道破,唯举之以请读者诸君细加辨识。至若“艺文”何不称之“文艺”,则相信诸君既已多见今之“文艺范”及“小清新”等,是以定也不消在下啰嗦。


又,日前在编辑一己“艺文档案”时,尝涉及一自封头衔:“画艺论者”。盖此亦属不得不然,因其毕竟已在闲常所称“文士、画者”这“一般艺文属性”之外,乃相对“专业”之谓也。而有鉴于今号称“专家”、“理论家”甚或“大师”、“巨匠”者漫天飞,吾草野之身,实不屑(或依彼等看,也是“不配”)与之为伍,却又必须道及吾人一生亦算是重点所涉之这一领域,故尔思忖之下,方取此“中平之冠”为己戴上。感觉此称谓还“自创”得有点意思:不温不火,内敛矜持,绝无夸张,且细嚼之,其涵盖之面,似又还颇当己为。因是也便准备就一直沿袭下去了。想来,这也可称之“为人行事,首在自我认定”罢。呵呵。


·缓动养身,深思养神·

使用道具 举报

中国画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62121号
联系信箱:qpgzsh@163.com 联系QQ:745826460
联系电话:13466526077,13552277208,010-52100898

回顶部